高守研:社会主义是伪概念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9-19 12:05:59

高守研:社会主义是伪概念

“社会主义”一词是伪概念、是乌托邦、是对全人类的大忽悠、是根本不存在的。社会主义思潮产生五百年了,从俄国十月革命算起,共产党人搞的社会主义也近一百年了,但至今没有任何人能科学回答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和如何搞社会主义,以致由资本主义彻底战胜了社会主义,根源就在这里。只有用社会主义暗指共产主义即把二者当成相同概念使用时,它才有真实的客体。

斯大林利用列宁的威望和列宁的大量错误观点并恶性发挥和发展这些观点提出和确立的“列宁主义”(因而实质是斯大林主义),把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区分开来,视为互相关联的,承前启后的概念来使用,认为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在掌握政权后,只能向社会主义过渡,只能在“社会主义制度”取得完全胜利后才能向共产主义过渡的观点完全是毫无根据的胡说,是彻头彻尾的伪命题,是不懂马克思主义从而陷入“黑暗中的摸索”的表现,是背离甚至背叛马克思主义,搞修正主义、假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表现,其结果只能如全部“社会主义实践”所证明的那样——只能搞成口头上的或主观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资本主义(甚至是封建官僚资本主义),只能把向共产主义过渡变成无限遥远的空话和欺骗;只能造成党变质国变色,无产阶级江山付之东流,全面复辟资本主义,资产阶级重新上台的实际后果;只能彻底扼杀共产党或把共产党变成假共产党,修正主义的党,资产阶级的党,腐败的党——这就是历史已经作出并仍在继续作出的结论。

马克思主义曾被迫使用“科学社会主义”来表述“科学共产主义”,来概括自己的理论,完全是一个革命策略,是规避白色恐怖的需要,是为了有利于在社会主义者中宣传自己的理论,战胜一切非科学的社会主义思潮;是为了将一切社会主义运动引上“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

在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共产党作为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能够制定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党章时,共产党就应该彻底抛弃社会主义概念,彻底指出这一概念的虚假性、不确定性。准确地、明明白白地用“科学共产主义”概念来表述共产党的事业、理想和奋斗目标,表述马克思主义理论内容的核心和真谛;清清楚楚地在党章中写明:在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根本不存在一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根本不存在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共产党人在掌握政权后的根本任务只能是逐步用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取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以实现逐步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并用“共产主义初级阶段”或“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准确地表述这一整个过渡时期。

为了充分证明“社会主义”是伪概念,有必要重申马克思主义对历史事实的揭示和相关论述。

早在《共产主义原理》一文中,恩格斯就明确划清了共产主义者与社会主义者的本质区别。他说:

“所谓社会主义者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封建和宗法社会的拥护者。”

“第二类是现今社会的拥护者。”

“第三类是民主主义的社会主义者。”[1]

在《共产党宣言》中,对“社会主义的和共产主义的文献”亦用如下标题给予全面批判:

“1,反动的社会主义”

“(甲)封建的社会主义”

“(乙)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

“(丙)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

“2,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

“3,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2]

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恩格斯进一步明确地谈了社会主义者与共产主义的者区别,他说:

“当我们写这个《宣言》时,我们不能把它叫作社会主义宣言。在1847年,所谓社会主义者,一方面是指各种空想主义体系的信徒,即英国的欧文派和法国的傅立叶派,这两个派别都已经降到纯粹宗派的地位,并在逐渐走向灭亡;另一方面是指形形色色的社会庸医,他们凭着各种各样的补缀办法,自称要消除一切社会弊病而毫不危及资本和利润。这两种人都是站在工人阶级运动之外,宁愿向‘有教养的’阶级寻求支持。只有工人阶级中确信单纯政治变革还不够而公开表明必须根本改造全部社会的那一部分人,只有他们当时把自己叫作共产主义者。这是一种粗糙的、尚欠修琢的、纯粹出于本能的共产主义;但它却接触到了最主要之点,并且在工人阶级当中已经强大到足以形成空想共产主义,在法国有卡贝的共产主义,在德国有魏特林的共产主义。可见,在1847年,社会主义是中等阶级的运动,而共产主义则是工人阶级的运动。当时,社会主义,至少在大陆上,是‘上流社会的’,而共产主义却恰恰相反。既然我们自始就认定‘工人阶级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那么,在这两个名称中间我们应当选择那一个,就是毫无疑义的了。而且后来我们也从没有想到要把这个名称抛弃。”

综上所述可见,一切社会主义者并非马克思主义者。

那么后来马克思主义什么时候,又为什么把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视为相同的概念来使用呢?

由于准备出版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等人论社会主义史的丛书,考茨基于1894年2月7日致信恩格斯征求意见,询问用《共产主义史》这个书名是否更好些。恩格斯于2月13日复信说:“‘共产主义’一词我认为当前不宜普遍使用,最好留到必须更确切的表达时才用它。即便到那时也需要加以注释,因为实际上它已三十年不曾使用了。”[3]

1894年前的三十年,恰好是第一国际成立的1864年。也就是说,最迟至1864年第一国际成立时起,马克思主义便开始用社会主义概念取代共产主义概念,来团结、鼓动工人运动和传播他们的思想了。

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曾说明了实现这一转变的原因。他说:

“1848年巴黎六月起义这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间的第一次大搏斗的失败,又把欧洲工人阶级的社会的和政治的要求暂时推到后面去了。从那时起,争夺统治权的斗争,又象二月革命以前那样只是在有产阶级的各个集团之间进行了;工人阶级被迫局限于争取一些政治上的活动自由,并采取中等阶级激进派极左翼的立场。凡是继续显露出生机的独立的无产阶级运动,都遭到无情的镇压。例如,普鲁士警察发觉了当时设在科隆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一些成员被逮捕,并且在经过18个月监禁之后于1852年10月被交付法庭审判。这次有名的“科隆共产党人案件”从11月4日一直继续到11月12日;被逮捕者中有7人被判处3-6年的要塞监禁。宣判之后,同盟即由剩下的成员正式解散。至于《宣言》,似乎注定从此要被告人遗忘了。

当欧洲工人阶级重新聚集了足以对统治阶级发动另一次进攻的力量的时候,产生了国际工人协会。但是这个协会成立的明确目的是要把欧美正在进行战斗的整个无产阶级团结为一个整体,因此,它不能立刻宣布《宣言》中所提出的那些原则。国际必须有一个充分广泛的纲领,使英国工联,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浦鲁东派以及德国的拉萨尔派都能接受。马克思起草了这个能使一切党派都满意的纲领,他对共同行动和共同讨论必然会产生的工人阶级的精神发展充满信心。反对资本斗争中的种种事件和变迁——失败胜于胜利——不能不使人们认识到他们的各种心爱的万应灵丹都不灵,并为他们更透彻地了解工人阶级解放的真正的条件开辟道路。马克思是正确的。当1874年国际解散时,工人已经全然不是1864年国际成立时的那个样子了。法国的浦鲁东主义和德国的拉萨尔主义已经奄奄一息,甚至那些很久以前大多数已同国际决裂的保守的英国工联也渐有进步,以致去年在斯旺西,工联的主席能够用工联的名义声明说:‘大陆社会主义对我们来说再不可怕了。’的确,《宣言》的原则在世界各国工人中间都已传播的很广了。”

恩格斯的上述阐述说明,不用共产主义概念,而用社会主义概念在社会主义者中传播他们的思想,这一转变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策略,是由当时阶级斗争的状况和条件决定的,是在反对资产阶级统治的斗争中,把原则上的坚定性和策略上的灵活性结合起来,采用“实质上坚决、形式上温和”的斗争方法。显然这种斗争方法,既有利于开展合法的斗争,又有利于各种社会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接受他们的思想,使其走上马克思主义轨道,实现各国整个战斗的工人阶级的团结和联合,形成统一的革命大军,壮大无产阶级的队伍和力量,实现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策略的正确性和唯一可行性。正是这一策略,使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压倒和战胜了一切非科学的社会主义思潮,直至恩格斯逝世前,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社会主义运动中一直处于统治地位。一切非科学社会主义已经奄奄一息。

那么,应当如何理解恩格斯给考茨基复信中表明的态度呢?

首先,很可能恩格斯认为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等人要出版的论社会主义史的丛书并不属于论共产主义史,即在恩格斯看来,从严格意义上讲,自第一国际成立以来的社会主义史并不属于共产主义史,当时的社会主义者和各社会民主党还不是真正掌握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者和无产阶级政党,他们从事的社会主义运动,严格地讲还不是共产主义运动,他们只是迫于马克思主义真理的不可战胜的力量才不得不表示承认科学社会主义。所以,恩格斯不同意他们用“共产主义”这个名称。恩格斯逝世后,以伯恩施坦为代表的第二国际立即公开修正和背叛马克思主义的事实,让我们有理由作这种理解。我相信恩格斯会有这个洞察力。

其次,为了有利于开展合法斗争,当时恩格斯还不能详谈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严格区别,还不能公开批评当时的社会主义者和社会民主党还没有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还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政党,还只能因势利导。

还应指出,当共产党人可以准确地、明明白白地用共产主义概念表述自己的事业、理想和奋斗目标时,不仅要讲清什么是共产主义和如何实现共产主义,更要讲清“社会主义”是不确切的,是伪概念,是乌托邦的性质。绝不能借社会主义之名把共产党人的共产主义革命事业,解放全人类的事业引上乌托邦的歧途,重回资本主义的歧途。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44~245页(95年版)

[2] 同上参阅295~305页

[3]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上)203页。

高守研  2014-04-11

附录:

朱云川:共产主义不可能自然实现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1107.html

朱云川:共产主义才能救社会主义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1104.html

毛泽东的三个“差不多”论及读后感 -  http://www.zyc2017.com/?lzdxzk-id-1108.html

朱云川:共产主义现实运动(研究版)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1105.html

社会主义中国: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终结者 -  http://www.zyc2017.com/?lzdxzk-id-1051.html

用户评论
  • 匿名用户  2020-09-09 09:49:21  说:
    由于准备出版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等人论社会主义史的丛书,考茨基于1894年2月7日致信恩格斯征求意见,询问用《共产主义史》这个书名是否更好些。恩格斯于2月13日复信说:“‘共产主义’一词我认为当前不宜普遍使用,最好留到必须更确切的表达时才用它。即便到那时也需要加以注释,因为实际上它已三十年不曾使用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上)203页。
    管理员回复:马克思说,社会主义是空想主义。恩格斯说,社会主义不是空想家,就是社会庸医。伯恩斯坦说,社会主义就是修正主义。第二国际公开承认,社会主义就是对马克思共产主义的修正主义。列宁建立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反对第二国际的社会主义,即修正主义,就是反对社会主义。修正主义企图冒充共产主义欺骗革命群众,被恩格斯、列宁无情揭穿了!
  • 徐景安  2020-09-09 08:02:13  说:
    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在发展经济、提高效率的同时,必然优胜劣汰、两极分化。社会主义就应该运用看得见的手,通过财政分配,建立覆盖全民的均等的公共福利制度,并且向弱势群体、贫困地区倾斜。但我国现行的分配制度恰恰实行逆问调节,城乡间向城市倾斜,户籍与非户籍向户籍倾斜,高学历与低学历向高学历倾斜,总之越有保障的越多保障,越需保障的越少保障。社会保障不公平、不合理,有悖于社会主义原则,不符合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
  • 匿名用户  2020-09-09 07:41:39  说:
    凡是维护帝资封修(社)都是反动派!社会主义是人民革命面临的最后一个反动堡垒,因为它们把持着大桥却不许过,却非要下河沟摸石头!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