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主义话语中的“空想共产主义”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8-24 11:33:21

修正主义话语中的“空想共产主义”

【导读】毛主席、共产党就是直接为共产主义奋斗,孙中山、蒋介石都是主张要先搞民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成熟以后再搞共产主义。——这是当年国共之争的关键所在。希特勒上台,也屠杀德国共产党。希特勒也是社会主义者、国家主义者,国家社会主义就是纳粹。法西斯主义,与邓小平一样的主张。

中国有一句老话:“有饭大家吃。”这是很有道理的。既然有敌大家打,就应该有饭大家吃,有事大家做,有书大家读。那种“一人独吞”、“人莫予毒”的派头,不过是封建主的老戏法,拿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来,到底是行不通的。(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

【天问(残篇)】云川兄有何主义?

【朱云川】共产主义——新共产主义。

【天问(残篇)】拿到本群来诠释。

【朱云川】已经讲过多次了!

【天问(残篇)】好主意不怕千锤百炼。

【朱云川】新共产主义与经典马克思主义有不同。我们与马克思有三点不同:一是依据不同,马克思是社会人(关系)假说,我们是自然人(活人)假说;二是顺序不同,马克思是经济、政治、文化,我们是文化、经济、政治;三是结果不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不知何年何月实现,我们的共产主义20年内实现。

【朱云川】经典马克思主义,不等于修正主义的共产主义。

【天问(残篇)】你的题目大哟。

【朱云川】小标题也可以谈。

【朱云川】我先介绍一下概念,什么是新共产主义。什么是共产主义?有饭大家吃,有事大家做,有书大家读,有房大家住,有病大家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问题大家商量,就是共产主义。人民有劳动、人格、尊严,社会有公平、公道、公正,就是共产主义。

呵呵,新共产主义的内涵,是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里提出来的。“有饭大家吃,有事大家做,有书大家读”,特别是这几句话,是毛主席的原话。这就是说,新共产主义不是什么异端邪说,我做了理论上的进一步发挥。那么,有新必有旧。旧共产主义是什么呢?没有比较就不容易说明白。

【天问(残篇)】而且题目下,很有团队。——你话每称我们,定在题目之下有团队。

【朱云川】其实,新共产主义就是马列毛的共产主义。

【天问(残篇)】哦。

【朱云川】传统观念的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者口中的“空想共产主义”。传统观念的共产主义,是一万年也无法实现的乌托邦,与马列毛的共产主义没有本质联系。我们的新共产主义与马克思的主张,目标完全一致,仅仅在于方法不同。修正主义的共产主义,与马克思的方法基本上一致,目标却完全不同。

修正主义的本质,是修正目标,放弃共产主义目标,仅仅用方法去实现剥削压迫阶级的统治目标。新共产主义是坚持人类解放、人民幸福的唯一目标,而在现实中努力去做,去争取人民的胜利。所以,在方法上是实事求是的,有可能与马列毛有一些区别。

【天问(残篇)】这也有系统说法?

【朱云川】当然有。

【朱云川】方法刻舟求剑不行,人民胜利才是根本。

【天问(残篇)】建议整具体点:整可感如点;整可推导点。请尽量把坚固逻辑节点之间,用坚韧的逻辑纤维联结起来。

【朱云川】比如打仗,目标是攻克一个敌人控制的战略制高点,我们的军队久攻不下,一直没有能够取得根本胜利,怎么办?传统革命左派的办法,就是继续进攻,不怕牺牲,但也没有胜利的可能和信心。

修正主义的作法,就是不进攻了,放弃这个根本目标,绕着走,去攻那些没有什么战略价值的小目标,结果被敌人战略出击,打得丢盔卸甲,一败涂地,反而连根据地都守不住了……

我们新共产主义的办法,就是分解这个战略目标,采用可行的办法一个一个攻克,最后必然取得根本的胜利。目标不变,换种打法。这不是修正主义,列宁、毛主席就是换种打法胜利的。

【天问(残篇)】用比喻方法是帮助理解的生动方法。而只有用界定、判断、推理等方法才是理解本身的理性方法。

【朱云川】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如何实现共产主义?或者说,如何解决老百姓的苦难问题。

【天问(残篇)】主席说:感觉到的东西不能深刻地理解它,而只有理解到了的东西才能深刻地感觉它。

【朱云川】你是要把马克思主义当成做学问吗?还是干革命?

【天问(残篇)】这,我没有自己的独立看法,只能按照标准的马列毛的答案回答你。

【朱云川】毛主席教导我们: 1、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

2、你要知道革命的理论和方法,你就得参加革命。

3、推论:想学会马列毛,不参加共产主义运动,就是瞎扯淡。

马列毛是共产主义者的圣经,非共产主义者是学不会、用不上的。

【天问(残篇)】这种历史性新问题正在历史进程中求解与求证;但绝不排除各个个人、团体、派别的有益的特殊的探索。

【朱云川】蒋介石的军队,为什么读毛主席著作没用?你知道为什么吗?

【天问(残篇)】哦?

【朱云川】因为,他们干的不是共产主义,不是为天下老百姓的利益奋斗,他们再怎么聪明,都读不懂毛主席著作。

【天问(残篇)】请继续依你预设的思路讲下去,深入地讲下去!

【朱云川】你如果不是投身于共产主义运动,你怎么可能读得懂马列毛的著作呢?

【天问(残篇)】嗯,说得对!

【朱云川】你所读的,只是教条式的背诵,是刻舟求剑

【天问(残篇)】哦?是先入为主吧!

【朱云川】马列毛的著作是行动指南,你是知道的。不行动用不上。既然用不上,你怎么知道对不对呢?实际上,既然不用,对不对有什么关系。所以,学马列毛不用的人,是玩文字游戏,不是干革命的办法。

【天问(残篇)】哦,你们有行动?

【朱云川】我们早就行动了,我们是共产主义志愿者——马列毛也是。

【天问(残篇)】哦,那申请加入须什么条件,办什么手续?

【朱云川】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先做三年新共产主义宣传,耐心做意识形态的工作。志愿者要什么条件?愿意即可!手续,就是拿出你的实际行动来,为共产主义努力奋斗的实际行动!

【天问(残篇)】现在只宣传行动?嘴上功夫的行动?

【朱云川】目前三年的任务,就是这个。看看,你不懂了吧。毛主席怎么说的?

【天问(残篇)】没有枪炮行动?是拿起笔做刀枪?

【朱云川】枪炮不是现成的吗?敌人有。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天问(残篇)】不过理论是重要的,所以我们还是要重视你们的理论成果。

【朱云川】问题在于,你怎么想办法把敌人的枪炮夺过来,武装在人民军队的手里?

【天问(残篇)】如何整?请指出?

【朱云川】呵呵,这就是我说的战略目标的分解动作。一个整体的战略目标,你我都没有办法吃掉,马列毛也没有办法整体吃掉。怎么办?左派强攻?右派放弃?还是合理分解?以弱胜强,是毛主席的绝招。

【天问(残篇)】你是学兵法的?那么多军事术语。

【朱云川】你看了几十年的毛主席著作,竟然没有学会吗?

【天问(残篇)】先入为主!

【朱云川】事实证明,没有真正学懂毛主席著作嘛!

【天问(残篇)】你如何知道别人学了几十年?

【朱云川】那你给我从毛主席著作里找一个解决办法出来。你怎么想办法把敌人的枪炮夺过来,武装在人民军队的手里。毛主席著作里有办法的。

【天问(残篇)】基本办法,还是具体办法 ?

【朱云川】基本办法吧。

【天问(残篇)】具体办法没?

【朱云川】呵呵,也可以说是具体办法。

【朱云川】解决问题的办法,找不到吗?

【天问(残篇)】找到了些。

【朱云川】说一个最管用的。

【天问(残篇)】比如:农村包围城市,这办法现在还管用吗?比如:把支部搞在连上,这办法现在还管用吗?比如:基本地是游击战,这办法现在还管用吗?

【朱云川】现实怎么做?发动农民工起义?

【朱云川】呵呵,你肯定知道毛主席的这个办法,但你没有想到。我告诉你吧,就是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以共产主义领导网民为主体的文化起义——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革命。

【天问(残篇)】好,文化大革命如何发动?

【朱云川】毛泽东讲过,“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的讲话,1962年9月)。

【天问(残篇)】发动条件是什么?

【朱云川】第一步,造舆论啊。

【天问(残篇)】发动者是谁?

【朱云川】共产主义志愿者。

【天问(残篇)】发动对象是谁?

【朱云川】参加者,就是网民,尤其是6亿多的中国网民啊。

【天问(残篇)】目标是什么?

【朱云川】目标是夺取思想领导权。

-----------------------

葛兰西认为,一个社会集团的霸权地位表现于两个方面,即政治霸权和文化领导权。”但政治霸权和文化领导权的取得可能并不同步。在一个阶级控制着政治霸权时,文化领导权可能并不在它的手里;而当一个阶级试图获得政治霸权前,它必须先获得文化领导权。也就是说,某一个弱小的社会阶级完全可以依靠其文化优势,控制占统治地位的那个阶级的文化领导权,为随后的革命创造条件(参见程巍:葛兰西的“文化领导权”理论,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6年1月3日)。

【朱云川】现在,我问你:你真学懂毛主席思想了吗?你不理解开始时期的舆论工作的极端重要性,你以为嘴皮子就不是革命吗?用共产主义把思想领导权夺过来,那些枪炮的掌握者为共产主义思想所武装起来了,为人民利益而战,国民党军队也可以变成共产党军队,不就是我们要达到的根本目的吗?

三年意识形态的宣传工作,是目前人民唯一能做好的极端重要工作。你现在上街,与法西斯主义的枪炮对抗,行吗?

【朱云川】毛主席说过,没有人民军队,人民的一切胜利成果都会失去。而如何把国民党军队变成人民军队?只有一个办法,把士兵的思想变成为人民服务的,就是用共产主义思想来武装,而不是用国民党的国家主义(社会主义)思想来统治。

要改变士兵的思想,就要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办法,通过网络影响网民,通过网民影响老百姓,通过老百姓影响自己的子女,通过子女改变士兵的思想。老百姓思想改变了,士兵的思想改变了,上层建筑也就必须要改变了,因为修正主义已经是孤家寡人了,他们变成了光杆司令,不堪一击。

【红袖章】“如何实现共产主义?或者说,如何解决老百姓的苦难问题。”这个问题极好!

【朱云川】你也可以来回答。建议大家都来思考、回答,交出人民满意的答卷。

【红袖章】对于文化大革命,现在普遍的观点认为目前状态下已无可能,因为前提是现在已经不是无产阶级专政。

【朱云川】说的对!问题是人民苦难消除了吗?共产主义实现了吗?没有吧。人民怎么办?

【红袖章】我正看:《共产主义是解开文革历史死结的关键》

文革的客观原因,包括背景和现实。文革的背景是:新中国的宪法是共产主义的(人民本位),制度是社会主义的(国家主义),官员干部是封建主义的(依附性)。三个领域不相匹配,就要出问题、发生激烈斗争。

【朱云川】《实存之城:共产主义与文化领导权》这篇也可以看,网友写的。

【红袖章】表明看来,现在似乎还是这个背景。

【朱云川】现在宪法已经变了,是国家主义宪法,当然没有彻底变完。毛主席去世后的几次修改宪法,都是背叛人民的,在邪路上越走越远。

【红袖章】我认为要实现共产主义,解决老百姓的苦难问提,就的采用以夷制夷的办法。他们不是还没有变完吗?他们不还是共产党吗?那就要用毛泽东思想和由他们所造成老百姓的苦难现实进行对比来清算他们。当然,也可以请他们不要羞羞答答、尽快地变完,最好在一个早上把共产党改成私产党,这样子人民也名正言顺地好起来革命。

【诚信】“朱云川2014-3-29 10:15:02要改变士兵的思想,就要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办法,通过网络影响网民,通过网民影响老百姓,通过老百姓影响自己的子女,通过子女改变士兵的思想。”

-----------

以上的理论是空想社会主义,也是小资产阶级思想的体现。

【朱云川】呵呵,你们回答得也有道理,去做吧!

【朱云川】我们宣传共产主义,反对资封修三座大山,不是正在清算修正主义的罪恶吗?我们不是什么“空想社会主义”,我们是彻底的共产主义——马克思的真正共产主义思想,在社会主义者的眼里,就是这种“空想社会主义或空想共产主义”!

【诚信】你自己说是就是了,你同谁共产了?

【朱云川】先不要争论这个,我问你:你怎么做?你能做的更好,我跟你学习嘛!我们争论是不是空想社会主义的标准,应该以《共产党宣言》为评价标准吧。

【朱云川】修正主义总是骂共产主义不现实,是极左什么的。你们对照《共产党宣言》看看,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总是反对共产主义的。

【诚信】出于何处?

【朱云川】《共产党宣言》原文。

【诚信】摘录下来!

【朱云川】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让我们看一看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原文吧:

这种曾经郑重其事地看待自己那一套拙劣的小学生作业并且大言不惭地加以吹嘘的德国社会主义,现在渐渐失去了它的自炫博学的天真。

德国的特别是普鲁士的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主和专制王朝的斗争,一句话,自由主义运动,越来越严重了。

这种社会主义成了德意志各邦专制政府及其随从——僧侣、教员、容克和官僚求之不得的、吓唬来势汹汹的资产阶级的稻草人。

这种社会主义是这些政府用来镇压德国工人起义的毒辣的皮鞭和枪弹的甜蜜的补充。

德国的社会主义者给自己的那几条干瘪的“永恒真理”披上一件用思辨的蛛丝织成的、绣满华丽辞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这件光彩夺目的外衣只是使他们的货物在这些顾客中间增加销路罢了。

同时,德国的社会主义也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使命就是充当这种小市民的夸夸其谈的代言人。

它宣布德意志民族是模范的民族,德国小市民是模范的人。它给这些小市民的每一种丑行都加上奥秘的、高尚的、社会主义的意义,使之变成完全相反的东西。

它发展到最后,就直接反对共产主义的“野蛮破坏的”倾向,并且宣布自己是不偏不倚地超乎任何阶级斗争之上的。现今在德国流行的一切所谓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著作,除了极少数的例外,都属于这一类卑鄙龌龊的、令人委靡的文献。---------------------

《共产党宣言》指出,这些水平拙劣的“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自以为是唯一正确的、现实的、不偏不倚的,把共产主义看成是空想,是不可实现的终极理想;认为离开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就是一步登天、凌空虚步、痴心妄想;现在要离开社会主义去搞共产主义运动,就是野蛮破坏的极左冒进!

《共产党宣言》预言:“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最终都会扑向共产主义,如同国民党蒋介石一样,想要把共产主义撕碎!它(“真正的”社会主义)发展到最后,就直接反对共产主义的“野蛮破坏的”倾向,并且宣布自己是不偏不倚地超乎任何阶级斗争之上的。

今天,把这个“德国”,改成“中国”,就是你们这些修正主义的嘴脸。对照镜子看一看,你们这些“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反对我们搞共产主义运动,是不是这种心态。你们这一类夸夸其谈的、水平拙劣的、卑鄙龌龊的、令人委靡的小市民代言人啊!

【朱云川】如果认为社会主义正确,毛主席搞文革就是错误的。毛主席文革是冒进、极左,就被修正主义坐实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而且,毛主席、共产党就是直接为共产主义奋斗,孙中山、蒋介石都是主张要先搞民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成熟以后再搞共产主义。你们看看:你们左派究竟是谁的徒子徒孙?历史不远,你们却完全背叛了毛主席和人民革命!

“这样说来,蒋公的觉悟也不低啊,还想搞共产主义呢。”

国民党当初也是革命党。你去看看,国民党的民国史。蒋介石、国民党1925、26年还两次申请参加共产国际呢!结果被斯大林否了,1927年才决定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消除领导革命的竞争对手。不懂历史的人,还敢自称道路正确?

现实中,萨达姆的伊拉克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是信奉社会主义的。但它和伊拉克共产党势不两立。邓小平、何新坚持社会主义、国家主义的,他们是公开反对共产主义的,与毛主席领导的坚持共产主义文化革命派势不两立。

【朱云川】毛主席、共产党就是直接为共产主义奋斗,孙中山、蒋介石都是主张要先搞民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成熟以后再搞共产主义。——这是当年国共之争的关键所在。希特勒上台,也屠杀德国共产党。希特勒也是社会主义者、国家主义者,国家社会主义就是纳粹。法西斯主义,与邓小平一样的主张。

【红袖章】原来特色社会主义早已有之,而且还是成系列编制的。

【朱云川】肯定的。民国特色,与中国特色差不多的。出发点、过程、结果也差不多。

【红袖章】邓江胡搞得创新,其实就是回到旧时的系列编制之内。

【朱云川】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没有听说过吗?修正主义有一个共同点,把共产主义、毛主席思想虚置高举,通过所谓的社会主义,实现他们的现实既得利益。

【红袖章】国外的特色社会主义系列有有希特勒、墨索里尼、卡扎菲等等。

【朱云川】特色不止这一种,国家主义的。还有西方资本主义特色的社会主义、东方封建主义特色的社会主义。资封修,三座大山,狼狈为奸。《共产党宣言》里早已揭露了的。

【朱云川】“教子有方(149409430):朱云川先生在这里恢复了马克思本来的共产主义思想。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没有搞清楚马克思是要主张共产主义的,为什么后来被社会主义替换了概念呢?原来是一个正确的理论在实践的过程中迁就环境的必然结果。”

【朱云川】只有共产主义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才是真正的的毛泽东思想,才是真正的中国人民和共产党的前途,才是国家强大的精神动力,才是真正能够打败美日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法宝!其实,为今天共产主义回归埋伏笔,是恩格斯的功劳!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1890年的序言里,为我们多处留下了清除社会主义、修正主义的宝贵线索!

【朱云川】毛主席肯定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把毛主席称为社会主义者,就是对毛主席的侮辱和背叛。修正主义从来就自称社会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站在马克思主义这一共同基地上,作为修正主义来继续斗争了”。

正如列宁所说:“马克思主义的发展,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工人阶级中的传播和扎根,必然使资产阶级对马克思主义的这种攻击更加频繁、更加剧烈,而马克思主义每次被官方的科学‘消灭’之后,却愈加巩固,愈加坚强,愈加生机勃勃了。”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

【红袖章】社会主义罪恶——这种讲法很不好。

【朱云川】社会主义里藏着修正主义。毛主席说,修正主义比资本主义还坏。资本主义剥削就是罪恶,社会主义的法西斯主义不是罪恶吗?要不,就是毛主席说错了?!要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坚持“两个彻底决裂”,包括与非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观念和制度的彻底决裂,这是《共产党宣言》的要求。

【朱云川】大家千万不要忘记,文革就是反修正主义的。毛主席文革反修正主义没有成功,在于把修正主义误认为是新生的资本主义,其实,修正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在中国文革时期,当时的资本主义,根本没有什么社会地位。只有社会主义派,才是党内的当权派。

【朱云川】历史事实也是,伯恩斯坦1900年办了一个刊物《社会主义月刊》,公开宣传的就是社会主义。他们号称马克思主义者,却不讲共产主义,只要社会主义。不是修正主义是什么?他们自己也公开承认是修正主义,认为比马克思更现实、更高明、更合理、更管用。认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就是空想,是不能实现的终极理想,叫空想社会主义。

他们(修正主义分子)反而成为了真正的社会主义代言人,后来被列宁反击,第三国际(共产主义)与第二国际(社会主义)分道扬镳。

不过,斯大林又搞了左派修正主义,以科学社会主义名义搞的法西斯主义,其实就是国家社会主义。根本不是共产主义,他们也不敢宣称自己是共产主义,只能说自己是特色社会主义。苏联特色、法国特色、中国特色……

【朱云川】一定要研究历史,总结经验教训。在修正主义势力占据意识形态话语权制高点时,如果不懂共产主义,就一定会受修正主义蒙蔽,替法西斯主义卖力,死得比鸿毛还轻。

拿破仑有句名言:世界上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建议大家在争论前,都来读一下《共产党宣言》全文及序言,一定要清算修正主义遗毒。要用真正的马列毛思想——共产主义思想来武装我们自己的头脑。修正主义的泥坑,一万年都实现不了共产主义不说,关键是祸害老百姓,祸国殃民,亡党亡国!

朱云川  2014-03-29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