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影寒江:异化的社会和被异化的人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7-20 13:01:37

鹤影寒江:异化的社会和被异化的人

人的异化问题,据说是马克思首先提出来的。凭这一条,马克思无愧于伟大的哲学家这一称号。本人不读马克思的书,也不知道马克思对异化的具体理解,但我相信,人能异化,这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题。你替人设计了一种接近完美的社会制度,人生活在这个社会制度里本来应该十分幸福,可不想,人却异化了。人变得设计者不敢认识了,暂时有效的制度时间一长变得无效了。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设计者的设计思路永远也跟不上人的异化速度,于是,一切完美的政治设计都变得无效。

人是能动的,这是哲学上的说法。经济学上的说法是:每个人都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而且这还无可厚非。你做领导,我们做群众;你关心群众,群众热爱劳动,这看起来近乎完美,然而这是一种静态的完美,而非动态的完美。动态的情况是:时间一长,领导厌倦了,不再认真负责,反而贪污腐化;群众也厌倦了,不再热爱劳动,反而松懈怠工。

人就是这样,容易厌倦,容易懈怠。人能爱,也能恨;人会喜欢,也会放弃。人不可能停留在一种状态而长期保持自己的生命活力。人是一个复杂的有机体,人站立久了都需要挪动挪动双脚,人在睡觉时都会翻来覆去调整一下睡姿。人如果被限制太多,人的自然本性会提出抗议;抗议不成,人就必须通过异化自己来重新适应这个反人性的社会。

许许多多的人组成了人类社会。人类社会也是一个复杂的有机结构。每个人都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人与人之间必然产生冲突。人与人之间有共同利益,也有非共同利益。共同利益使我们走到了一起,非共同利益使我们互相对立。有时候,共同利益压倒了非共同利益,我们互相亲爱,互相拥抱,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互之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上帝;这时候,让我们建立一个静态完美的社会看起来都有可能。

可是,我们的个人利益总是从什么地方偷偷地跑出来,告诉我们:自己的生命才最有价值,个人的利益才最为重要。个人利益非常渺小,但却十分顽固。个人利益应该得到尊重,因为,人就是目的,而不是手段。这里的人指的是具体的人,而不是抽象的人。具体的人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价值必须得到尊重,他们权益必须得到承认。

合理的社会只能是一个动态平衡的社会。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处在不断的自我调整中的社会。调整社会是为了适应人的需要,而不能反过来:通过改变人来适应社会的需要,或者是通过压制一部分人来适应另一部分人的需要。社会调整的目的达到了,个人的权益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障,共同利益因此被彰显出来,整个社会因而是祥和的,这就是所谓的平衡。平衡是相对的,而且是暂时的,所以,社会调整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过程。利益的调整永远没有终结。

一个社会失去了自我调整的能力,或者是不能及时做出调整,人就难免要被异化。社会既然不能调整自己以适应个人,个人就只好通过调整自己来适应社会;这种调整超过了某个合理的限度,人就被异化了。拒绝异化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不调整自己以适应社会,你的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就得不到保证。可是,如果所有的人都异化了,社会调整看起来就已经没有必要,或者说:这时候已经发生了“社会异化”。

组织社会的目的如果不是为了人,而是为了某种理想,某种主义,甚至是为了某个政党,这样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异化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充斥着异化的人,正常的人反而被看成异类。中国儒教社会就是一个异化的社会,因为按照儒教理论,人活着是为了实现天理,而天理的目的却并不在人身上,或者天理本身是没有目的的。基督教社会也是一个异化的社会,但异化的程度不像儒教社会那么严重,因为按照基督教教义的理解,人活着的目的是信仰上帝,上帝的目的为了人,转了一个圈,基督教教义还是能回到人的身上。

按照马克思主义原理建立的社会主义社会,也是一个异化的社会,因为社会主义制度是按照少数人的意志被强制建立起来的。你可以说,这少数人是人类中的先知先觉分子,建立社会主义的目的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可是,为什么不征求大多数的意见?为什么剥夺了大多数人的参与权利?大多数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改造社会,只能被迫着通过改变自己来适应社会,这样的社会就一定是一个异化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充斥着异化的人。

一切专制社会都是异化的社会。专制政权拒绝自我调整,或者说他只肯调整别人而不肯调整自己。专制制度的最高诉求就是实现社会的静态平衡——让自己的统治永久化。可这是不可能的。社会是一个有机体,社会只能实现动态平衡,而根本无法做到静态平衡。静态平衡只能是暂时的。被异化的人从生理上渴望着要解放自己,所以,静态平衡一定会被打破,专制统治一定会被推翻。

今天的中国社会无疑就是一个严重异化的社会。不是异化的社会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习惯于说谎?为什么大家都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为什么从官场到学府到处都是欺骗和自我欺骗?说谎和欺骗不是人类的本性,当然也不是中国人的本性。我们之所以会变得如此,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严重异化的社会里,而且我们都是被异化的人。

只有一点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这就是:人会继续追求自己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全部的哲学说教也比不上这句经济学上的原理更有力量。不管你是代表,还是先进,你会追求自己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这在一点上你骗不了别人,也休想骗过自己。你占有了不该占有的利益而不被约束,你是这个异化的社会里的受益者;别人被剥夺了本属于他们的权益而得不到补偿,他们是这个异化的社会里的受害者。

我们都是被异化的人,生活在同一个社会里却找不到足够的共同利益,我们的社会是不和谐的。我们的社会是一个不平衡的社会,是一个不公正的社会,是一个反人性的社会。我们的社会如果不能进行自我调整,他就一定要被强制调整。这个强制者,就是不可改变的人类本性。

鹤影寒江 2011-8-18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