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哲学课如何教是个难题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7-13 07:12:03

陈先达:哲学课如何教是个难题

【导读】著名哲学家陈先达先生毕生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他认为,哲学虽“务虚”,但它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最根本的理论和方法。在当前的哲学教育中,应该加强世界观、思维方法、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教育。而哲学课如何教,是个难题——“太死了不行,太活了没有谱也不行。”

本文选摘自《哲学与文化》。

哲学有什么用?

有一种错误的看法,认为搞市场经济哲学没有用。市场经济是务实的,哲学是务虚的;市场经济需要的是专门技术人才或管理人才,而哲学则无“一技之长”。这种看法是近视的。依我看,就人才的需求来说,不同专业就业的出路会受到市场经济的影响,可就人才的素质来说,市场经济对人才素质的要求不是越来越低而是越来越高。因为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它要求我们的毕业生有坚定的政治方向,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不致迷航;有思维的头脑,有强烈的竞争意识,有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一切都离不开哲学素养。要认为市场经济不需要哲学,实际上不少人信奉的是实用主义哲学、拜金主义哲学、利己主义哲学。我们应该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武装我们学生的头脑。

有的同学常常问:哲学有什么用?我反过来问他:你想要哲学干什么用?世界上各门学科各有其用。要想掌握物理规律就要研究物理学,要想掌握化学规律就要研究化学。哲学的作用就在于:它提供的是世界观、历史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它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最根本的理论和方法。我们不能离开哲学的本性来期待哲学发挥非哲学的作用。

我们很多学者对哲学目前的状况不满意,提倡哲学要贴近生活,面对实际,这完全正确。可对什么是贴近生活,理解却很不相同。

有的学者认为,哲学应该以人为中心,以人为中心就是贴近生活。人们所直观中的人都是个体,人只有以一定社会关系为纽带才是社会整体。以人为中心,往往变为以个人为中心,以自我为中心。所谓面对人,就是面对个人,面对个人内心的焦虑、烦恼、苦闷,以及各种个人的生存体悟。形式上看这最实际、最具体、最贴近生活,实际上却最抽象,最远离生活。因为脱离自然、脱离一定社会结构的人是根本不存在的。这种人只是虚构,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哲学研究当然不能离开人,但人不是独立自存的个体,按照恩格斯的说法就是,自然和历史——这是我们在其中生存、活动并表现自己的那个环境的两个组成部分。因此研究人绝不能脱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所谓贴近生活、面对实际,绝不能理解为仅仅是面对人自身、人的内心世界,而是面对人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包括改造自然、社会以及改造自我)中遇到的最根本、最普遍、最迫切的问题。生态环境恶化问题是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可是要研究这个问题就必须研究自然的客观本性和规律性,研究人与自然关系,研究社会制度对人与自然关系的制约,而不能仅仅只是研究人自身和人的本性。

同样,要研究当代人的处境问题,就必须研究不同的社会制度,研究不同社会结构中人与人的关系,离开了对社会制度和社会结构的探讨,当代人的境遇问题就是一句空话。哲学当然应该关心个人、研究个人,可必须把个人放在整体结构中来研究,否则就会让人无解。个人的苦闷、焦虑、忧郁并不是人的必然伴侣,它可能是由战争引起的,也可能是由贫困、失业以及种种个人不幸的遭遇引起的。例如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震荡,不少人产生忧郁、焦虑、不安。德国《每日镜报》1995年12月8日报道:罗马尼亚的穷人走投无路,越来越多的人自杀。10月份的一个星期仅在布加勒斯特一地,就有21起自杀事件,原因差不多都是贫困。所以研究个人,实际上是研究个人如何对社会动因作出能动的选择和反映,探求在个人身上凝聚的社会原因和特殊反映。离开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就无法理解个人和个人的内心世界。

所以我认为,哲学通向生活之路,不能简单地归结为哲学应该研究人与人的本性,而应该研究特定条件下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的关系以及它们所出现的新的问题,并为人们正确理解、把握和调整上述种种关系,提供最根本的理解和方法。

因此,在当前的哲学教育中,应该加强世界观、思维方法、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教育。

认真进行马克思主义哲学教学改革

当前我们的哲学教学陷入困境,最主要的原因是大环境的问题——当然也有我们自己的水平和素质问题。现实要求我们要密切结合实际,针对学生中存在的问题和困惑给予解答,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这是哲学课比起其他专业课的困难之处。如果我们照本宣科,脱离实际,枯燥无味,就会很难引起学生们的兴趣。可如果我们用西方哲学或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解释、补充马克思主义哲学,迎合少数学生的错误要求,则就完全改变了设置这门课的目的。哲学课如何教,是个难题。太死了不行,太活了没有谱也不行。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课堂上是否允许同基本原理争鸣?课堂纪律与双百方针的关系如何摆?问题很多。教委有关主管部门应该有个明确的意见和规定。

我认为,大学哲学课是课堂而不是哲学论坛,面对的是青年学生而不是哲学专业工作者。教师应该力求正确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面对实际,培养学生分析问题的能力,而不能把课堂变为宣讲自己哲学观点的场所,或者把学生引向烦琐的哲学争论。为了加强哲学公共课教学,我以为有两点措施可以考虑:一是教委主管部门牵头组织编写一个供公共课使用的大纲,规定必须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和要求;二是精选少量马列原著,引导学生读点书并加强辅导。我们教师自己当然也要不断学习,注意现代科学和哲学提出的问题,个人的看法和观点可以进一步研究,但不宜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的讲授内容,以免对学生进行误导。

-------------
陈先达: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哲学组组长。195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1956年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7-07-03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