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川:没有新文化,就没有新中国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7-04 06:55:36

朱云川:没有新文化,就没有新中国

    这是一个呼唤中国新文化的时代,也是一个实现中国新文化的时代。

  为什么说“没有新文化,就没有新中国”呢?回顾20世纪的中国,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就是从新文化开始的。辛亥革命尽管是资产阶级革命,但当时对中国而言,也算是新文化。而五四,更是直接提到了新文化的根源上。中国共产党从五四开始酝酿建立,到1921年正式建党,也是拜新文化为旗帜的。虽然,此时的新文化是许多种种的,而中国革命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就真正走到了新文化的正道上来了。

  当时,中共党内存在着两派:一派是海归派、一派是本土派。从周恩来、邓小平的留法,到其他中共领导人的留德、留苏归来者,在最初的时候,都占据着中央核心的领导地位。然而,正是这一批最“正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生们,把中国革命引入了歧途,使中国革命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1930年,毛泽东同志就指出:“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反对本本主义》)可是,中共党内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山沟沟里出来的毛泽东”的这个预言,不过,中国历史最终反复证明了这个预言是科学的正确的。

  1938年,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写道:

  “学习我们的历史遗产,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给以批判的总结,是我们学习的另一任务。我们这个民族有数千年的历史,有它的特点,有它的许多珍贵品。对于这些,我们还是小学生。今天的中国是历史的中国的一个发展;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这对于指导当前的伟大的运动,是有重要的帮助的。共产党员是国际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马克思主义必须和我国的具体特点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实现。”

  “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把国际主义的内容和民族形式分离起来,是一点也不懂国际主义的人们的做法,我们则要把二者紧密地结合起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队伍中存在着的一些严重的错误,是应该认真地克服的。”

  后来,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中专门指出:

  “形式主义地吸收外国的东西,在中国过去是吃过大亏的。中国共产主义者对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应用也是这样,必须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完全地恰当地统一起来,就是说,和民族的特点相结合,经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有用处,决不能主观地公式地应用它。公式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开玩笑,在中国革命队伍中是没有他们的位置的。”

  “中国的长期封建社会中,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化。清理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剔除其封建性的炳粕,吸取其民主性的精华,是发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但是决不能无批判地兼收并蓄。必须将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朽的东西和古代优秀的人民文化即多少带有民主性和革命性的东西区别开来。中国现时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代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时的新文化也是从古代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绝不能割断历史。”

  关于这一点。毛泽东同志的《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更加深刻地指出:

  “真理是跟谬误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禁止人们跟谬误、丑恶、敌对的东西见面,跟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东西见面,跟孔子、老子、蒋介石的东西见面,这样的政策是危险的政策。它将引导人们思想衰退,单打一,见不得世面,唱不得对台戏。”“我劝在座的同志,你们如果懂得唯物主义和辩证法,那就还需要补学它的对立面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康德和黑格尔的书,孔子和蒋介石的书,这些反面的东西,需要读一读。不懂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没有同这些反面的东西作过斗争,你那个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是不巩固的。我们有些共产党员、共产党的知识分子的缺点,恰恰是对于反面的东西知道得太少。读了几本马克思的书,就那么照着讲,比较单调是。讲话,写文章,缺乏说服力。你不研究反面的东西,就驳不倒它。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都不是这样。他们努力学习和研究当代的和历史上的各种东西,并且教人们也这么去做。”

  那么,毛泽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者吗?

  本人认为,毛泽东同志首先是一个了解中国国情的人,毛泽东是一个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中国新文化者。毛泽东思想,的确不能完全说成是马克思主义,但是,毛泽东思想却将马克思主义的原则性与中国文化的灵活性结合得最科学也是最成功的一个。毛泽东没有照搬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历史经验,但却走出了一条真正成功的中国革命的经验;毛泽东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目标,但却没有采取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手段。这是为什么?难道毛泽东的成功是偶然的吗?不,成功是必然的!因为,起点不同、条件不同,办法就肯定不必相同。

  那么,不符合领袖经典理论的东西,如何检验它的科学性正确性呢?毛泽东、邓小平同志都说过,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毛泽东的说法,见于《新民主主义论》开篇章节。而毛泽东那个时代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国革命面临彻底失败、红军被迫长征、中国共产党的生死关头,死马当成活马医,通过各种艰苦的思想工作与路线斗争,毛泽东同志被中央临危受命,在依然面临着强大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红军疲惫、缺衣少枪等艰难环境和同志们不相信、怀疑的各种不利条件下,毛泽东同志通过对中国古代兵法的灵活实践,使中国革命、党和红军最终取得了转危为安的重大战略胜利。

  如果没有中国古代文化的及时滋养,用李德那一套早已证明不行,而用刘伯承或者朱德军校教材里学的那一套,就能挽救红军、挽救革命、挽救党吗?历史也已证明,不可能!这些,都是血的教训、历史的结论。这里,不是咱们在怀疑历史、怀疑领袖、怀疑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历史的结论,着重反映在毛泽东的延安时期的着作中,特别是1940年《新民主主义论》,明确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必须中国化的问题,必须创建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中华民族的新文化,也是世界人民的新文化。光靠形式化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不行。

  科学性、大众性,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并不陌生。而民族性,是新文化最有特色的要求。只有民族性,中国作风、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中国古代的人民文化,才是新文化产生的真正土壤和最终归宿。而马克思列宁主义无疑是十分重要的,但也只能是外来的文化,还必须与中国文化结合,才能产生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需要的新文化。新中国建立以后,毛泽东批判右派、反对官僚主义,发动文革的战略思维上,都是中国新文化的必然要求。

  这可从两方面说明,一是新文化之所以必须。毛泽东不惜领导全国人民,把中国搞得天翻地覆,也就是要达到一个目的,改造人们头脑里的旧文化。说明旧文化的势力还很强大,新文化在新中国并没有取得同步的成功。二是新文化在毛泽东生前没有成功。文革中,毛泽东领导的人民群众,不是用的正确的毛泽东思想,而是“食洋不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这种“食洋不化”的马克思主义,就是不少左派同志最典型的“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这种“食洋不化”的马克思主义,可以触及中国人的皮肉,却无法征服中国人的心灵。唯有毛泽东思想,在毛泽东本身,那才征服了全中国、也征服了全世界,而这一点,是毛泽东的中国新文化魅力,是毛泽东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文化结合产生的最高的时代精神的精华,然而,它却无法通过交流或权力直接传递给人民群众使用。

  显然,文革时期的工人群众造反派、革命派大多是真诚的,但他们手里的马克思主义武器,却是不管用的。除了迫于形势与政治上的压力外,他们并没有真正说服身边的人民群众,所以,群众一旦失去最高领袖毛泽东的直接支持,他们就难以挡得住旧文化的复辟与反攻倒算,而这一结果,就是左派干部被边缘化、群众造反派被残酷镇压。可以说,工人群众手里的马克思主义是把好枪,但却不会使不好使,只好用枪托当棍棒砸人,原因就是没有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没有内化为人民群众的伟大的实践能力。文革历史的一个结论,就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

  毛泽东思想的魅力,就是中国新文化的魅力。绝对大多数左派和右派都错误地认为,那只是马克思主义的魅力。其实,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才只是马克思主义的魅力——《资本论》和资本主义经济运行规律下的必然后果。马克思早已揭示的必然规律,不以邓小平同志想要“实现共同富裕”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自从毛泽东同志去世以后,新文化就失去了主导地位,所以,中国社会“一夜回到解放前”,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各领域,就成为当下中国的严峻现实。而腐败分子们高举着的新儒家等旗号,恰恰是代表着中国社会的旧文化、旧经济、旧政治的封建糟粕。

  幸运的是,新时代重起炉灶,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古代优秀文化和当代实践相结合,产生了两大中国新文化的理论成果——中国梦与自然发展观。这也是在毛泽东以后,中国新文化通过互联网平台的伟大复兴。这一次,从个人魅力上说,后人可能不及毛泽东,但从总体效果上说,我可以预言,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比毛泽东时代更伟大,因为,我们的条件和基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巨大的改变,也不能不说是邓小平同志推动改革开放的一个积极成果,当然,总体来说,没有中国新文化指导下的改革开放,负面的社会后果还是十分严重的,切不可掉以轻心。通过正反对比反思中国文革与改革的问题,我们不能不得出一个结论:没有新文化,没有新中国;只有新文化,才能救中国!

  那么,什么是中国新文化呢?这里,只简单地说几个原则,更深入系统的论述,将见于本人即将推出的新文化学派《出路》书稿中。

  新文化通过回归自然而永远年轻。很显然,新文化需要青年、需要志愿者加入。需要青年,是因为青年是希望、是前途、是未来;而老年人的思维,更多是守护、是守陵人的心态。人类生命都是从胎儿开始的,新文化也是通过回归生命的原点,而得以不断新生的并世代更替的。新文化都必须回归自然原点,因为回归自然而得以新生。人的寿命,不可直接让渡;新文化的觉悟,也是让渡不了的。每一位新文化志愿者,不可能通过背诵新文化学派的某些文章,就可以成长为真正意义的新文化人。新文化而必须回到人类精神的原点上去,回到自我意识的起点上去,重新生成,真正的独立思考才算开始了,新文化才算生根发了芽。

  自己管用的,才算是好枪。前人或他人可以间接传递自身的经验、信息,可供后人或别人参考,却无法直接代替后人或别人的独立思考。所有的理论成果,都是间接经验,必须内化成其个人的直接经验,才算是一把本人能管用的好枪!因此,在道法自然的共同法则下,在新文化志愿者的队伍里面,只有战友、同志、前辈,没有绝对的权威、必须崇拜的神圣。一切皆有可能,历史人物都将化成泥土。正所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当然,如果你不要生根发芽开花,化作春泥也没啥用处。只有两点,是全部新文化人所共同坚定的,那就是“服从真理,服务人民”的道德意志。

  中国新文化与历史上的道家有相同的根源,却有不同的人生态度。新文化更注重人的感情和生活需要。在这方面,中国新文化或许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给人的印象有所不同。马列毛给人的印象,就是没有感情生活需要的有着钢铁意志的永远为穷苦人着想的革命战士。中国新文化更直接关注人的喜怒哀乐,与百姓的日常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因为,新文化不仅仅是一种工具理性,它更是一种健康有益的淳厚朴实的生活方式,正如中医一样,有弹性的富于生命活力与持久健康的生活方式。

  新文化红军。中国新文化志愿者,是坚持为新中国为全体中国人民服务的。因此,我们网络昵称“新文化红军”,区别于某些腐旧势力所倡导的为极少数人服务的网络白军。新文化志愿者是网络生成的一个友情圈子。新文化志愿者,因为在新文化环境里,人们因为感受到温暖、归属、快乐、觉悟、希望、前途,才走到一起来的。所有真正的新文化人,都是新文化志愿者。新文化红军,是新文化志愿者里最坚定有力的一支,是新文化核心价值观的体现。因为新文化红军的使命,不仅仅是创建新文化,更重要的是,用中国新文化作武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毛泽东同志指出,新中国需要新文化、新经济、新政治。在取得全国新政权、建立新经济基础以后,新文化是唯一没有建成的核心支柱,原因就是两条战线的斗争,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新文化红军,要继续坚决完成这一个历史使命。守护历史、守护领袖、守护圣迹,这是一切宗教人士都在做的事。当然,红色经典需要守陵人,但新文化红军不是红色经典的守陵人。新文化对红色历史、红色领袖、红色经典都是致以崇高敬意的,是非常宝贵的历史财富。然而,红军不应只是守护这些财富的人,而应该是创造人类新财富的人。

  我们坚信,只有创造历史,才能守护历史;只有创造领袖,才能守护领袖;只有创造经典,才能守护经典。反之,只是守护经典,就会因无法发扬光大而败坏经典;只是守护领袖,就会因空洞无用而使领袖蒙污;只是守护历史,就会使人们看不到未来而厌倦历史。历史必将一页一页翻过,领袖必将一代一代更替、经典必将一部一部产生,人类、世界、中国就会充满生机与活力,反之,则暮气沉沉了无生机……

朱云川  2007-09-02

用户评论
  • 匿名用户  2020-07-05 08:01:39  说:
    马克思说:“工人们所具备的一个成功因素就是人数众多;但是只有当群众组织起来并为知识所指导时,人数众多才能起决定胜负的作用。” 马克思:《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06-607页。
    管理员回复:工人(农民、士兵)阶级组织起来,必须要靠人民知识分子(圣贤、道德家、共产党人、共产主义者)来领导才能胜利。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