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田:李敖的风骨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7-11 07:49:02

李敖的风骨:一个真自由派可以不做美国鹦鹉 

老田  2018-03-20

    为人而有骨气,不免得罪权贵而倒霉,李敖是那种真不怕倒霉的人,为此曾经两度入狱。知识界也算是一种名利场,但是追求真知未必就没有风险和损失,只有那种愿意承担很高风险和 成本的知识人,才会具备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风骨,如果能够象李敖那样不怕坐牢,那么就不会存在追求真知的心理障碍。

    为人而有点真,还往往把自己的思考,局限于认同自己跻身于其中的这片土地这群人,为此,民族忧患和民众困苦就会“污染”纯正的思考,这就难免认同于老共产党的功业,这就难免 成为自由派精英中间的另类了,虽然没有人出来强硬开革李敖的自由派教籍,但由此造成与很多大佬大腕不睦则是在所难免的。

    为此,要对刚刚去世的李敖先生表示一点钦服:不仅仅因为他有着不怕坐牢的勇气,还在于一个知识人有着面对真问题的勇气。有了这两点,一个知识人不管他观点和立场为何,他就有 着了拒绝“随大流”跟风投机的风骨或坚守。

    据朋友转述,李敖之不骂老共产党和毛主席,在于他本人拳拳服膺于台湾旅美左派的说服。1971年台湾旅美学人发起“保钓运动”,蒋政权在美日同盟面前不敢维护民族利益的孱头像, 彻底毁了国民党对青年的文宣成果,因为蒋政权未能在民族利益面前通过最起码的检验,许多保钓人士转而认同于老共产党人。

    此后,台湾的左右翼辩论日趋激烈起来,李敖很希望了解双方的政见差,也许还期待做一点调和工作,为此,找双方的代表性人物恳谈,去把握双方的观点差。据龚忠武(费正清的博士 )对人回忆,李敖问他为什么会认同于对岸?龚忠武回答说:近代中国的两大问题一是民众挨饿问题,二是国家老是挨打问题,谁能够解决这两大问题,谁就应该得到历史肯定。而老共产党 人一是解决了对外的挨打问题,这通过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两场战争的胜利,已经彻底解决了;而民众的挨饿问题,通过合作努力的农田水利建设成果,也已经初步解决,因此,历史肯定谁 不管哪路权威定论了都不算,只能够考察近代中国史两大问题的完成度来回答。

    近代中国的各路政治势力,都面对着同样的两大问题需要答案,无论是大清王朝还是国民党政权,都是如此。在历史和政治舞台上,共产党是后来者,他们就是领着晏阳初所熟知的那一 群“愚贫弱私”的农民,对外解决了挨打问题,对内通过合作努力解决了挨饿问题。在这样的历史考试成绩面前,颠倒是非黑白当然是不对的。

    有许多知识人口头上表示自己最喜欢服膺于真理,但做到这点并不容易。而李敖则有所不同,他在许多个场合,都以赞同的口气转述这样一个标准:不管何种政治势力都需要通过中国近 代两大问题的检验。国民党政权及其帮闲文人,在考试成绩不及格的记录面前,还死不认账,由此就成为他恒久的批判对象,国民党文宣干部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尤其受到他的憎恶--这位 局长相当于硬要把不及格分数涂改成满分成绩,为此,垂暮之年的李敖写了《大江大海骗了你》,对龙局长痛加驳斥。他反驳龙应台不是为了搞另外一种政治文宣,而是维护真理或者说维护 历史考试题和历史考试成绩的有效性,正因为李敖不是左派,他这种奋起维护历史考试严肃性的努力,才更令人感佩。

    尊重历史试题的严肃性,尊重考试成绩的客观性排名,是李敖的率真所在。李敖直至离开人世,也没有左翼立场或者思想,但是,他高度认同于民众的需求目标和民族安全利益,为此, 他与内地长大的媒体精英鲁豫对谈时,区别尤为明显:鲁豫一口一个毛泽东,李敖一个一个毛主席,他似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大陆不同于台湾,在过去六七十年内,已经有过两次政治历史的根本性转折。这样的巨变,对于从事于符号生产的知识精英而言,是一个极为严酷的检验和测试,应该说,知识精英所生 产的符号产品,因为其公开性,人们能够轻易识别出这样一个结论:近乎全部知识精英的全部符号产品的测验成绩都极差,选择跟风和机会主义的知识精英是绝大多数。

    毛泽东曾经有一个判断:“过去知识分子这个‘毛’是附在五张‘皮’上,就是吃五张皮的饭。第一张皮,是帝国主义所有制。第二张皮,是封建主义所有制。第三张皮,是官僚资本主 义所有制。民主革命不是要推翻三座大山吗?就是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第四张皮,是民族资本主义所有制。第五张皮,是小生产所有制,就是农民和手工业者的个体所 有制。过去的知识分子是附在前三张皮上,或者附在后两张皮上,附在这些皮上吃饭。现在这五张皮还有没有?‘皮之不存’了。帝国主义跑了,他们的产业都拿过来了。封建主义所有制消 灭了,土地都归农民,现在又合作化了。官僚资本主义企业收归国有了。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公私合营了,基本上(还没有完全)变成社会主义的了。农民和手工业者的个体所有制变为 集体所有制了,尽管这个制度现在还不巩固,还要几年才能巩固下来。这五张皮都没有了,但是它还影响‘毛’,影响这些资本家,影响这些知识分子。他们脑筋里头老是记得那几张皮,做 梦也记得。从旧社会、旧轨道过来的人,总是留恋那种旧生活、旧习惯。”[毛泽东:打退资产阶级右派的进攻(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载《毛泽东选集》第五卷]邓小平为了建立新的政治 联盟,在毛后时代花了很多口舌去反驳毛泽东的判断,说知识分子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劳动者,世界观也不是资产阶级的,不需要经过长期的世界观改造,本身就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依靠力量。

    不得不说,今日大陆的主流知识精英,在符号生产中间表现出高度的“美国鹦鹉”特色;这些精英也研究近代史,但他们不承认有什么严肃的考题需要严肃回答,更不承认有什么对各路 政治势力进行客观检验的有效标准,只需要简单地贩卖一下“普世价值”就OK了。应该说,大陆主流学界这样的表现相当于是在中国充当美国文宣和价值观的代言人,这样的表现很对不起邓 小平,相当于是以这种方式去打邓小平的脸,同时还证明着毛泽东相关判断的正确性。是毛泽东得罪了你们,公开说你们这伙人酷好“为五张皮服务”好不好?你们怎么老是以实际表现去打 邓小平的脸呢?

    不排除一些知识精英还是有着自尊心的,也还是要脸面的,他们为此内心感到羞愧,所以就出来制造一个解释性神话:是反右运动或者文 革打断了知识精英的脊梁骨,所以才导致他们整 体性的表现不佳。但是,与两次蹲大牢的李敖相比,就很容易产生这样的疑问:这群人曾经有过脊梁骨没有?而且,老一代被打断脊梁骨的知识人已经历史性地退场了,新一代主流知识人为 什么至今还没有长出脊梁骨来呢?

    真理追求事业需要冒一点风险或者承担个人成本,知识人不能没有脊梁骨的支撑,因为其稀缺也就越发显得珍贵,由此,李敖去世才真的构成中文知识界的一大损失。

    愿李敖先生安息!谨以此文追怀今晨去世的李敖先生!

附:李敖 (台湾学者和时事批评家、作家) 

李敖(1935年4月25日-2018年3月18日),男,字敖之,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思想家,自由主义大师,国学大师,中国近代史学者,时事批评家,台湾作家,历史学家,诗人;台湾省无党派人士,曾任台湾“立法委员”,2008年任满,宣布退出台湾省政坛。因其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

“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有《北京法源寺》、《阳痿美国》、《李敖有话说》、《红色11》等100多本著作,前后共有九十六本被禁,创下历史纪录,被西方传媒追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李敖大全集》是他大部分著作的合集,共80册,凡3000万字。2005年9月访问大陆,在北大、清华、复旦三所顶尖高校发表了名为“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尼姑思凡”的系列演讲。

2018年3月18日,李敖在台北不幸过世,享年83岁。

相关内容:

杨学功:评李敖对马克思的非难和误解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645.html

老田:李敖的风骨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646.html

【朱云川守正创新成果之四】政治左C、经济右B围绕文化正A而上下(左右)波动,就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政治经济学原理。
用户评论
  • 匿名用户  2020-07-08 09:44:04  说:
    文如其人

    李敖是特立独行的怪杰。他精通文史,学贯中西,以其杂文反封建、骂暴政、揭时弊,呼吁政治民主,鼓吹言论自由。其文谈古论今,惊世骇俗,以思想的敏锐、见解的独到、谈吐的坦荡而自成一家之言。李敖的杂文如刺向专制暴虐者的剑、烧向丑恶人事和伪道学伪善者的烈火,但他谈论两性之情又是温文尔雅、真诚严肃,一点也不玩世的。

    喜爱调侃和幽默也是李敖文风的重要特色,如曾引用英国的首相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 1st Earl of Beaconsfield)讲的一句话:“世界上有三种谎话:谎话、可恶的谎话、统计学。”(Lies, damned lies, and statistics)(实际上这句话是马克·吐温将其发扬光大,后经学者考证最早出处并非Disraeli,而是Charles Wentworth Dilke)以讽刺统计学;但是也有人怀疑李敖对统计学的真正认知程度。杨照说:“李敖的英文程度不差,然而他显然殊少受到西方现代文学影响。他对现代哲学、现代文学,惯常抱持一份不信任的态度,他知道‘艾略特(T.S. Eliot)已咬定小说到了福楼拜(Flaubert)和詹姆士(Henry James)之后已无可为’,不过他对福楼拜和詹姆士之后的现代小说到底长什么样子、玩什么花样,显然不甚了了。”

    李敖的作品以文字尖锐、不留情面著称。如其散文以及评论文章等,常常会引起争议:例如曾评价余光中“文高于学,学高于诗,诗高于品”、“一软骨文人耳,吟风弄月、咏表妹、拉朋党、媚权贵、抢交椅、争职位、无狼心、有狗肺者也”,并认为其言论粉饰了蒋介石当政时期国民政府的专制行为,这些评价引起的反应不一。

    《自由中国》结束,到六十年代再起来的,是《文星》杂志。它是五七年创刊的,到六五年停刊。它前面一半的生命没有引起注意,后来到胡适去世的前后,李敖在上面写文章,有几篇非常脍炙人口,造成全台湾轰动,文化界轰动。胡适去世时,《文星》杂志纪念胡适的专号卖了三版,从那时起,《文星》就成为台湾最重要的文化刊物。

    当时,李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强调的是西化和反传统,李敖的《传统下的独白》等,在学生圈里震动很大,好像眼睛一下子睁开了,那时的李敖是文化英雄!对那一代人,包括比那一代大一些的人,形成很大的冲击。不过,李敖基本上是批评中国传统的文化与社会。早年他是一个文化批评者,比较不谈当代的政治、经济与社会议题。他对中国文化的批判,基本上是站在现代化、西化的角度,当然这个现代化里面有不少自由主义成分。

    李敖性格特异独行,与众不同。年轻时就因不满旧丧礼体制,就敢当着两千人的面表现出了“吾往矣”的气概,令“吊者”十分不悦。而为人惊诧的最突出的两点就是他的自大与好色。

    李敖自称:“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嘴巴上骂我吹牛的人,心里早就立好了我的牌位。”其自大自吹擂,令提倡谦虚的国人为之耳目一新。

    然而,李敖在微博上改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却算是遭到了众网友的笔伐,被批做“文人的情怀妄改伟人的胸怀”。

    李敖在六十二岁时写回忆录,竟将自己早年的裸照刊登进去。而且他的书中经常有不少女性裸照,还撰写了关于性论的专书《中国性研究》。《李敖快意恩仇录》中有一章“宣淫记”记载其数十年性史与性经验。

    2005年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表示希望中国大陆逐步走向“成熟”的、自由和民主的现代社会。李敖的这种政治主张,大部分中国大陆人士认为这是他一贯坚持的自由主义思想以及追求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体现。李敖主张以一国两制方式实现两岸和平统一,反对“台独”,反对“公投制宪”,反对军购。
    管理员回复:历史盖棺论定!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