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功:评李敖对马克思的非难和误解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7-13 10:52:46

岂能如此信口开河 

——评李敖对马克思的非难和误解 

杨学功(北京大学哲学系, 北京 100871) 

2005年9月,由香港凤凰电视台筹划,台湾文化名人李敖以“神州文化之旅”名义访问大陆,并先后于9月21日在北京大学,23日在清华大学,26日在复旦大学作了三次公开演讲。他在上述演讲中以其一贯的嬉笑怒骂口吻,对马克思进行了无情的非难。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李敖不赞成乃至根本反对马克思主义,本在预料之中。如他在复旦演讲中就公然宣称:“马克思再见了”,直截了当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虽然他没有给出任何论证,但我们对此并不感到奇怪。至于李敖口是心非地在三次演讲中都宣称他放弃了自由主义,我们也不作评论。这里只谈他在北大演讲中对马克思的“嬉戏”。我认为其中一处是对马克思的诽谤,还有一处是对马克思的话原意的误解。 

李敖在演讲中说: 

(前面讲妓女雅玛的故事)……有人说是唯物主义,你李敖站在这里,谈的不是唯心主义吗?当我觉得我不是妓女,我就是处女,这是高度的唯心。有人会问我:“你这话是不是跟马克思不同啊?”我告诉大家,马克思就是一个典型的唯心论者。你们以为他“唯物”吗?我认为他“唯心”,尤其是他抄别人东西的时候更“唯心”。……抄什么东西啊?大家核对核对看:英国首相格莱斯顿的演讲,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引证,捏造了格莱斯顿的话,格莱斯顿没有讲这个话;马克思说“工人无祖国”,这个话不是马克思说的,是法国大革命的时候那个英雄马拉讲的话。为什么这样子,我们都被马克思骗了不觉得呢?更重要的是,一千八百九十年八月五号,马克思的好友恩格斯写信给施米特,里面的一段话说,马克思亲口告诉他,“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自己都不信马克思主义,我们那么急干吗?这话说得大家都不笑!我告诉你,这就是我感到难过的一点。为什么?讲演这个东西,最怕四样事情:第一个事情,人不来听;第二个事情,来听了跑去小便;第三个,小便以后不回来;第四个,不鼓掌。……为什么不鼓掌?因为我讲话太传神了,你们都忘记鼓掌了,鼓一次掌吧!……(据影视资料照录) 

在这段话中,我们撇开李敖对马克思完全错误的解释(如把马克思说成一个唯心论者)不论,仅谈他所举的一条用来证明马克思“唯心”的证据,以及他对马克思的一句话的误解。至于“工人无祖国”,即使考证出是马拉首先讲的,也不能证明马克思有什么过错,因为马克思并没有说这句话是他自己的发明。 

一、关于马克思捏造格莱斯顿的引文 

这是一件已经过去了的公案,结论早已明确,证明是对马克思的诬陷。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马克思在1864年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和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中,引证了英国当时的财务大臣格莱斯顿1863年4月16日预算演说中的一句话:“财富和实力这样令人陶醉的增长完全限于有产阶级”。路约·布伦坦诺以匿名方式于1872年3月7日在柏林《协和》杂志第10期上发表《卡尔·马克思是怎样引证的》,率先发难,控告马克思捏造了这段引文,“但是在格莱斯顿的演说中根本没有这句话。他在演说中说的和这句话正好相反。马克思在形式上和实质上增添了这句话!”马克思于1872年6月1日在《人民国家报》第44号上作了答辩;1872年7月4日布伦坦诺在《协和》杂志第27期上予以反驳,马克思于1872年8月7日在《人民国家报》第63号上作了第二篇答辩,并声明他没有时间再同匿名作者争辩;1872年8月22日布伦坦诺在《协和》杂志第34期上发表第二篇反驳文章,马克思未再予理睬;后来剑桥的塞德莱·泰勒又于1883年11月29日在《泰晤士报》上将这个话题重新挑起,爱琳娜·马克思于1884年2月在《今日》月刊上予以答辩;塞德莱·泰勒于1884年3月在《今日》月刊发表文章提出反驳,爱琳娜·马克思于同期《今日》月刊上作了第二次答辩;此后,塞德莱·泰勒无话可说。 

为了澄清这个问题,恩格斯专门写了一部著作《布伦坦诺contra马克思。关于所谓捏造引文问题。事情的经过和文件》[1],该书于1891年在汉堡出版。从恩格斯附入该书的各种原始文件看,事情的真相已大白,我们完全可以得出明确的判断:所谓马克思捏造引文,纯粹是故意的诬陷。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李敖重提此事而又不核对证据,至少给人一种极其轻率的印象,并激发在一部分人中存在的对待马克思的偏激情绪。 

二、关于对马克思的一句话的理解 

李敖所讲的出处是对的,原话稍有不同(我们可以不必细究),但李敖对这段话的解释是完全错误的。为了说明问题,这里把这段话的原文抄在下面: 

1890年8月5日,恩格斯在伦敦致信康·施米特,其中写道: 

我在维也纳的《德意志言论》杂志上看到了莫里茨·维尔特这只不祥之鸟所写的关于保尔·巴尔特所著一书[2]的评论[3],这个批评使我也对该书本身产生了不良的印象。我想看看这本书,但是我应该说,如果莫里茨这家伙正确地引用了巴尔特的一段话,在这段话中,巴尔特说他在马克思的一切著作中所能找到的哲学等等依赖于物质生存条件的唯一的例子,就是笛卡儿宣称动物是机器,那么我就只好为这个人竟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感到遗憾了。既然这个人还没有发现,物质生存方式虽然是始因,但是这并不排斥思想领域也反过来对这些物质生存方式起作用,然而是第二性的作用,那么,他就决不能了解他所谈论的那个问题了。但是,我已经说过,这全是第二手的东西,而莫里茨这家伙是一个讨厌的朋友。唯物史观现在也有许多朋友,而这些朋友是把它当作不研究历史的借口。正像马克思就70年代末的法国“马克思主义者”所曾经说过的:“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4] 

很明显,在这段话中,马克思之所以说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为了与19世纪70年代末法国的所谓“马克思主义者”划清界限。当时在法国流行着一个“马克思主义”派别,这个派别中存在着严重的宗派主义和教条主义倾向,背离了马克思对待自己的理论所持的态度,因此马克思才毅然决绝地说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里的“马克思主义者”显然是特指,即前面所说的流行于19世纪70年代末的法国“马克思主义”。李敖的误解在于:他把马克思所特指的一种马克思主义派别等同于马克思主义本身。 

自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在流传过程中产生了多种多样的马克思主义形态。其中有些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但实际上是与马克思学说的基本精神背道而驰的。马克思就不止一次地谴责过那些滥用他的“主义”的名义发言的人,有时说他们的做法是对自己的“侮辱”;有时甚至愤慨地说:“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但无论怎样,我们总不能把马克思打扮成一个自己都“不信”自己的“主义”的人吧!如果连马克思都“不信”自己的“主义”,怎么能指望别人相信它呢?这就是我们要跟李敖“急”的地方。 

实际上,就在李敖断章取义地截取马克思片言只语的那封信中,恩格斯在引用了马克思的上述说法之后,随即批评了德国的一些青年著作家(这些人中有的是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的)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态度。恩格斯的话可以作为我们理解马克思的话的旁证,特引述如下: 

对德国的许多青年著作家来说,“唯物主义”这个词大体上只是一个套语,他们把这个套语当作标签贴到各种事物上去,再不作进一步的研究,就是说,他们一把这个标签贴上去,就以为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是我们的历史观首先是进行研究工作的指南,并不是按照黑格尔的方式构造体系的诀窍。必须重新研究全部历史,必须详细研究各种社会形态存在的条件,然后设法从这些条件中找出相应的政治、私法、美学、哲学、宗教等等的观点。在这方面,到现在为止只做了很少的一点工作,因为只有很少的人认真地这样做过。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很大的帮助,这个领域无限广阔,谁肯认真地工作,谁就能做出许多成绩,就能超群出众。但是,许许多多年轻的德国人却不是这样,他们只是用历史唯物主义的套语(一切都可能变成套语)来把自己的相当贫乏的历史知识(经济史还处在襁褓之中呢!)尽速构成体系,于是就自以为非常了不起了。那时就可能有一个巴尔特冒出来,并攻击在他那一流人中间反正已经退化为空话的问题本身。[5] 

马克思所反对的,正是这种把他的理论变成“套语”和“标签”的态度,因此他有理由对那些奉行这样的态度而又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人说:“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李敖是一个连马克思的旗号都不愿打,并且鼓动大家对马克思说“再见”的人,他可以十分正当地说他“不信马克思主义”,但他有什么理由说“马克思不信马克思主义”呢?! 

笔者撰写此文,意图并非只是“回敬”李敖。李敖只是一个代表,代表了当前一些人对待马克思主义的轻薄态度。诚然,马克思没有面对过我们正在面临的许多问题,也不能指望解决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可以从马克思的著作中找到现成的答案;马克思的理论亦非全部正确,“句句是真理”,我们只需为他辩护,而不能有任何批评。但是,任何批评都必须有充足而可靠的事实和理论根据,而不能信口开河,或简单附和某种时髦的情绪。这也是学术批评应该遵循的起码规范。 

注释: 

[1] 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107—213页。 

[2] 保·巴尔特《黑格尔和包括马克思及哈特曼在内德黑格尔派德历史哲学》。——编者注 

[3] 莫·维尔特《现代德国对黑格尔的侮辱和迫害》。——编者注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91页。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91—692页。

相关内容:

杨学功:评李敖对马克思的非难和误解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645.html

老田:李敖的风骨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646.html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