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设:试析全球化进程中意识形态斗争的新趋向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6-27 09:53:27

试析全球化进程中意识形态斗争的新趋向

张建设  2004-12-23

伴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深入,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意识形态是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反映。目前的经济全球化实质上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政治制度以新的形式向全球扩张的过程,因此,它必然追求与之相适应的意识形态的全球化。然而,经济全球化、政治多元化并没有消解意识形态一元化的根本性质,意识形态无论就其复杂性,还是其独特的社会作用而言,人们都不可予以忽略或轻视。从全球化形成的历史或从今日全球化的事实来看,随着冷战的结束,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看起来是趋于和缓,实质上则是在和缓的背后更加意识形态化了。也就是说,全球化进程已是不争的事实,而“强全球化”理论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资本主义在经济、军事、国际政治上的霸权依然如故,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认清当前意识形态斗争的主要对手 

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所面临的两个斗争对手都是不可低估的。一方面要随时提防封建意识形态的残余。特别是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发展非常完善,它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即没有经过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先期消解和冲刷。封建意识形态根深蒂固,其遗毒至今仍未完全消除,有时还相当严重,这是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所不能忽视的。另一方面又要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作斗争。近代以来中国一直饱受帝国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侵略。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帝国主义国家在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灌输上一直是不遗余力的。在这方面,美国人自己也承认,如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费正清在《美国与中国》一书中写到:美国是要以自由主义方法来“拯救”中国,不过最后是失败了。 

事实证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有很大的欺骗性和隐蔽性,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在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斗争中,会把其仅有的合理性渲染夸大,还会把其不合理的东西尽量遮蔽、隐藏(显然,它完全符合马克思所说的意识形态具有虚幻性的一面),而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或没有足够地认识到这一点。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虽受封建意识形态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两面夹击,但主要对手仍然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伴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而不断发展起来的,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相比,尚处在幼年期,与封建意识形态从时间上就更无法相比了。但社会主义制度自建立以来取得的辉煌历史成就,足以使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引以为豪。然而,苏东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进入低潮和曲折发展阶段,对此我们要认真地加以反思,以便找出问题的症结及解决问题的答案。 

对此,有人认为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上普遍没有搞好。苏东剧变的主要原因亦在于政治压力、军备竞赛以及帝国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长期推行“和平演变”政策的结果。泛泛地讲,这些话确实都不错,无可挑剔,也很能说明问题。但应该看到在经济、政治和军事的背后,意识形态的作用也不可忽视。 

问题的严重性亦在于此,人们或看不到意识形态的直接作用,或看不到意识形态的渗透作用,从而对意识形态抱有天真的幻想。20世纪50年代,西方出现了一股“意识形态终结”的社会思潮,终结意识形态看起来是针对苏联斯大林主义提出来的政治口号,实质上其矛头直指整个社会主义运动,或以颠覆整个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苏联解体以后,出于经济的、政治的需要,他们抛出乃至大嚷“中国威胁论”,并借助于意识形态的宣传,试图阻止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在1999年5月美国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后,克林顿于5月13日在国会发表的秘密讲话中发出了由衷的感叹:中国“本来应该在10年以前就已分成7个国家,可是至今似乎牢不可破”,“中国尽管处在美国的各种打压下,但其发展仍然令人吃惊”。因此,在美国看来,等待中国“自行内部肢解的可能性不大”,解决美国不安最有效的办法是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方面的渗透。对美国政府决策有着巨大影响的智囊库--兰德公司于1999年6月向美国政府提出美国对华“三步走”的战略建议,其中的第一步就是西化、分化中国,就是使中国在意识形态方面西方化,从而失去与美国对抗的可能性。 

二、意识形态斗争的新趋向:经济、政治和军事与意识形态的结盟

在全球化的历史进程中,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也将不断地变化形式。 

第一,通过话语霸权和网络技术潜移默化地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其价值观念、文化及生产方式,这是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最显著的特点。毫无疑问,无论是现代化、后现代化、可持续发展、知识经济或全球化本身,都是由资本主义世界引领的。不仅如此,资本主义在把持全球化霸权的同时,自觉不自觉地总是将自己独特的自我经验上升为全人类的经验,从而占据了全球化精神生产的制高点。网络技术随之把这种全球化的意识形态即时地以“无意识”的方式侵入他国。 

第二,经济力量和意识形态号召力相结合是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的决定性的因素。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丹尼尔•贝尔20世纪60年代曾在《意识形态的终结》一书中提出“淡化意识形态”的理论。这一提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西方现代意识形态理论家们把经济力量和意识形态的号召力相结合,形成新的意识形态。发达国家在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交往中,时刻不忘把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强加给后者,以最惠国待遇为诱饵,动辄施以经济制裁。这一做法,显然在对前苏东地区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中起了重要作用,苏东演变似乎每走一步都在“西方现代意识形态家们”的预料之中。 

如果说贝尔在20世纪60年代的说法是一种设想和猜测的话,那么苏东剧变的现实被“西方现代意识形态家们”所言中,能说是偶然的吗?把意识形态号召力和经济力量结合在一起,不能不说是“西方现代意识形态家们”的理论新贡献。 

第三,政治力量和意识形态号召力相结合的发展趋势。苏东剧变中,“西方现代意识形态家们”除了使用“经济力量和意识形态号召力相结合”的新的意识形态策略外,很明显也运用了政治力量和意识形态号召力相结合的手法。波兰“团结工会”在波兰政坛上的起伏就非常典型。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既没有保住前苏联的统一和完整,也没有保住自己的统治地位,最终把偌大一个苏联轻而易举地变成了西方“政治力量和意识形态号召力相结合”的试验场的牺牲品。种种迹象表明,西方大国对中国内政的种种粗暴干涉,既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又是意识形态的渗透。对此,我们决不可掉以轻心,也不可熟视无睹。 

第四,军事打击和意识形态相结合,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世界范围内推行强权政治、霸权主义的重要手段。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当然知道肆意轰炸南联盟,军事打击一个主权国家,这在光天化日之下是难以为之的。为达此目的,就要借助于意识形态的宣传。这就犹如中国寓言中的故事:狼借故下游的小羊弄脏了河水而要吃小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和南联盟就分别是这寓言中的狼和羊。若要军事打击南联盟,现实中的“狼”也要像中国寓言中的狼那样千方百计去寻找借口,那就是在科索沃问题上以“人权”为突破口,实施其强权、霸权。北约的轰炸看起来只是针对南联盟,实际上则开了一个自联合国成立以来,绕过联合国直接对一个主权国家进行武力干预的先河。更为严重的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使用导弹袭击我驻南使馆,不仅是对中国主权的野蛮侵犯,更是对《联合国宪章》、《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等国际关系准则的肆意践踏。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无论是对付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解决一些地区冲突,无论是采取经济制裁、政治干预还是军事打击,总要与意识形态纠葛在一起。而意识形态在这些结合中尽管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所起的作用却都是一致的,即维护资本主义的现行统治及其既得利益。 

三、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的几点思考 

第一,西方学者的“非意识形态化”理论不管怎样评说或解释,我们都可从“西方现代意识形态家们”那里看到他们对意识形态工作的强化而不是弱化,更不是“非意识形态化”。“非意识形态化”的结果只能是国家解体和社会动荡;“非意识形态化”从表面上看是在宣扬一切意识形态的没落,并持批判态度,其真正意义则在于要求马克思主义丧失意识形态功能。“意识形态的终结”实际是要求马克思主义的终结,而不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终结,恰恰相反,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不仅没有终结,而且又具备了新特点和新的表现形式。 

第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从不讳言其在资本主义社会的主导地位,从没有停止过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进攻,只是常常以不同的面貌出现,不断地变化斗争的形式和策略而已。苏东剧变以后,西方某些国家更是把社会主义中国的发展看作是对它们的最大威胁,在意识形态上散布所谓“中国威胁论”,其实质一是要遏制中国的经济发展,二是凸现其要主宰世界、称霸全球的政治企图。 

第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主导地位要不断巩固,不能放弃。对此早有学者进行过呼吁。如果说在改革初期,敢于冲破陈旧的意识形态教条的束缚,是顺利发动改革的关键的话,那么在今天这一改革的关键时刻,科学地解决意识形态建设问题,则是稳定局势、探索改革出路的重要步骤。如果说改革之初,迫于经济形势的严峻,我们还无暇顾及意识形态建设的话,那么在改革已取得重大进展,国家经济形势已得到根本改变的今天,就没有任何理由忽略意识形态的建设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所从事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一定要遵守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但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是决无“多元”可言的。 

第四,理论和现实都催我们猛醒,当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潮流向我们滚滚而来时,我们不可能作任何退却和让步,只能把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当作真正的对手来看待。列宁说:对于社会主义思想体系的任何轻视和任何脱离都意味着资产阶级思想体系的加强。 

总之,在全球化背景下,我们更要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必须加强。不管国内外意识形态斗争的形式如何变化,我们都要坚持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思想,以不变应万变。一要把我国的经济建设工作做好,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特别是要发展和利用高科技,创造出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物质基础;二要把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当作我们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要对手,揭露其意识形态的虚假性,彻底打破敌对势力“使我们在精神上解除武装,进而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企图。
 
(网摘)

【朱云川守正创新成果之四】政治左C、经济右B围绕文化正A而上下(左右)波动,就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政治经济学原理。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