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论述(1)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6-27 09:44:32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论述摘编

【编者的话】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为我们作出了理论联系实际和理论创新的光辉典范。本报今天发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论述摘编。这些论述,体现了经典作家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的丰富和发展。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大力发扬求真务实、勇于创新的精神,创造性地推动党和国家的各项工作。 

一、经典作家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和原则

1.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 

从历史的观点来看,这件事也许有某种意义: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条件下去认识,而且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我们才能认识到什么程度。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1873—1883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 4卷第337—338页 

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 

恩格斯:《致弗·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1887年1月27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81页  

只有不可救药的书呆子,才会单靠引证马克思关于另一历史时代的某一论述,来解决当前发生的独特而复杂的问题。 

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5年底—1899年1月),《列宁选集》第 3版第1卷第162页 

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社会党人如果不愿落后于实际生活,就应当在各方面把这门科学推向前进。 

列宁:《我们的纲领》(不早于1899年10月),《列宁选集》第3版第1卷第 274页 

现在必须弄清一个不容置辩的真理,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考虑生动的实际生活,必须考虑现实的确切事实,而不应当抱住昨天的理论不放,因为这种理论和任何理论一样,至多只能指出基本的、一般的东西,只能大体上概括实际生活中的复杂情况。 

列宁:《论策略书》(1917年4月8日和13日[21日和26日]之间),《列宁选集》第3版第3卷第26—27页 

对俄国来说,根据书本争论社会主义纲领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我深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只能根据经验来谈论社会主义。 

列宁:《在全俄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关于人民委员会工作的报告》(19 18年7月5日),《列宁全集》第2版第34卷第466页 

2.马克思主义不是教义,而是科学方法和行动指南 

他(指杰维尔———编者注)的主要错误在于:他把马克思认为只在一定条件下起作用的一些原理解释成绝对的原理。杰维尔忽视了这些条件,因此那些原理本身就成为不正确的了。 

恩格斯:《致卡·考茨基》(1884年2月4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36卷第98页 

至于谈到您用唯物主义方法处理问题的尝试,那么,首先我必须说明:如果不把唯物主义方法当作研究历史的指南,而把它当作现成的公式,按照它来剪裁各种历史事实,那它就会转变为自己的对立物。 

恩格斯:《致保·恩斯特》(1890年6月5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88页 

对德国的许多青年著作家来说,“唯物主义”这个词大体上只是一个套语,他们把这个套语当作标签贴到各种事物上去,再不作进一步的研究,就是说,他们一把这个标签贴上去,就以为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是我们的历史观首先是进行研究工作的指南,并不是按照黑格尔学派的方式构造体系的诀窍。必须重新研究全部历史,必须详细研究各种社会形态存在的条件,然后设法从这些条件中找出相应的政治、私法、美学、哲学、宗教等等的观点。 

恩格斯:《致康·施米特》(1890年8月5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91—692页 

杰维尔在许多地方把马克思的个别论点绝对化了,而马克思提出这些论点时,只是把它们看作相对的,只有在一定的条件下和一定的范围内才是正确的。 

恩格斯:《致菲·屠拉梯》(1893年6月6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39卷第79—80页 

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 

恩格斯:《致威·桑巴特》(1895年3月11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 版第4卷第742—743页 

马克思和恩格斯多次说过,我们的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我想我们应当首先和特别注意这一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不是我们死背硬记的教条。应该把它当作行动的指南。我们一直这样说,而且我认为,我们的行动是适当的,我们从来没有陷入机会主义,而只是改变策略。这决不是背弃学说,决不能叫作机会主义。我以前说过,现在还要再三地说,这个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 

列宁:《在莫斯科党工作人员大会上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1918年11月27日),《列宁全集》第2版第35卷第219页 

3.运用和发展理论,要把一般原则与具体实际相结合 

正确的理论必须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据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 

马克思:《致达·奥本海姆》(1842年8月25日左右),《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7卷第433页 

原则不是研究的出发点,而是它的最终结果;这些原则不是被应用于自然界和人类历史,而是从它们中抽象出来的;不是自然界和人类去适应原则,而是原则只有在符合自然界和历史的情况下才是正确的。这是对事物的唯一唯物主义的观点。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1878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 卷第374页 

在我看来,马克思的历史理论是任何坚定不移和始终一贯的革命策略的基本条件;为了找到这种策略,需要的只是把这一理论应用于本国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 

恩格斯:《致维·伊·查苏利奇》(1885年4月23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69页 

从来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马克思的理论是一种必须普遍遵守的历史哲学公式,是一种超出了对某种社会经济形态的说明的东西。 

列宁:《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1894年),《列宁选集》第3版第1卷第58页 

我们不否认一般的原则,但是我们要求对具体运用这些一般原则的条件进行具体的分析。抽象的真理是没有的,真理总是具体的。 

列宁:《立宪民主党人的胜利和工人政党的任务》(1906年3月24日—28日[ 4月6日—10日]),《列宁全集》第2版第12卷第273页 

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精神,它的整个体系,要求人们对每一个原理都要(α)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γ)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 

列宁:《致伊·费·阿尔曼德》(1916年11月30日),《列宁选集》第3版第 2卷第785页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 

列宁:《共产主义》(1920年6月12日),《列宁选集》第3版第4卷第213页 

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这样的领导中心无论如何不能建立在斗争策略准则的千篇一律、死板划一、彼此雷同之上。只要各个民族之间、各个国家之间的民族差别和国家差别还存在(这些差别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以后,也还要保持很久很久),各国共产主义工人运动国际策略的统一,就不是要求消除多样性,消灭民族差别(这在目前是荒唐的幻想),而是要求运用共产党人的基本原则(苏维埃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时,把这些原则在某些细节上正确地加以改变,使之正确地适应于民族的和民族国家的差别,针对这些差别正确地加以运用。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年4—5月),《列宁选集》第3版第4卷第200页 

4.理论由实践赋予活力,由实践来修正 

马克思主义是以事实,而不是以可能性为依据的。马克思主义者只能以经过严格证明和确凿证明的事实作为自己的政策的前提。 

列宁:《致尼·达·基克纳泽》(1916年12月14日以后),《列宁全集》第 2版第47卷第477页 

我们并不苛求马克思或马克思主义者知道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上的一切具体情况。这是痴想。我们只知道这条道路的方向,我们只知道引导走这条道路的是什么样的阶级力量;至于在实践中具体如何走,那只能在千百万人开始行动以后由千百万人的经验来表明。 

列宁:《政论家札记》(1917年8月29日),《列宁全集》第2版第32卷第11 1页 

“事在人为”,工人和农民应当把这个真理牢牢记住。他们应当懂得,现在一切都在于实践,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历史关头:理论在变为实践,理论由实践赋予活力,由实践来修正,由实践来检验;马克思说的“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这句话,显得尤其正确了,———在对富人和骗子切实进行惩治、限制,对他们充分实行计算和监督的每一步,都比一打冠冕堂皇的关于社会主义的议论更重要。要知道,“我的朋友,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是常青的”。(这是德国著名诗人歌德的一句名言———编者注) 

列宁:《怎样组织竞赛?》(1917年12月24—27日),《列宁选集》第3版第 3卷第381页 

5.善于根据实践的发展不断丰富和完善自己的理论 

几乎用不着指出,本书在哲学、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总的理论观点,和我现在的观点决不是完全一致的。1844年还没有现代的国际社会主义,从那时起,首先是并且几乎完全是由于马克思的功绩,它才发展成为科学。我这本书只是它的胚胎发展的一个阶段。正如人的胚胎在其发展的最初阶段还要再现出我们的祖先鱼类的鳃弧一样,在本书中到处都可以发现现代社会主义从它的祖先之一即德国古典哲学起源的痕迹。例如本书,特别是在末尾,很强调这样一个论点: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最终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仅是无益的,甚至还要更坏。只要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还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1789年的法国资产者也曾宣称资产阶级的解放就是全人类的解放;但是贵族和僧侣不肯同意,这一论断———虽然当时它对封建主义来说是一个无可辩驳的抽象的历史真理———很快就变成了一句纯粹是自作多情的空话而在革命斗争的火焰中烟消云散了。

…… 

在本书中我把工业大危机的周期算成了五年。这个关于周期长短的结论,显然是从1825年到1842年间的事变进程中得出来的。但是1842年到1868年的工业历史证明,实际周期是十年,中间危机只具有次要的性质,而且在1842年以后日趋消失。从1868年起情况又改变了,这在下面再谈。 

我有意地不删去本书中的许多预言,特别是青年时的热情使我大胆作出的英国即将发生社会革命的预言。我决不想把我的著作和我本人描写得比当时高明些。值得惊奇的并不是这些预言中有那么多没有言中,倒是竟然有这样多已经实现了,还有当时我就预见到的(诚然我把时间估计得过于早了)大陆的、特别是美国的竞争将引起英国工业的危急状态,现在也真正到来了。在这一点上我有责任使本书和英国当前的情况相符合。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1892年7月21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423—424页 

历史表明,我们以及所有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都是不对的。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的程度;历史用经济革命证明了这一点,从1848年起经济革命席卷了整个欧洲大陆,在法国、奥地利、匈牙利、波兰以及最近在俄国刚刚真正确立了大工业,而德国简直就成了一个头等工业国,———这一切都是以资本主义为基础的,可见这个基础在1848年还具有很大的扩展能力。然而,正是这个工业革命才到处都使各阶级之间的关系明朗化起来;它排除了从工场手工业时期遗留下来而在东欧甚至是从行会手工业中遗留下来的许多过渡形式,造成了真正的资产阶级和真正的大工业无产阶级,并把它们推到了社会发展的前台。因此,在1848年除英国而外只在巴黎以及充其量是几个大工业中心发生的这两大阶级之间的斗争,现在已经遍及全欧洲,并且达到了1848年难以想象的猛烈程度。那时有的是许多模模糊糊的宗派福音及其各自的万应灵丹;现在则是马克思的理论,是一个得到大家公认的、透彻明了的、明确表述了最终斗争目标的理论。那时按照地区和民族来划分和区别的群众,只是由共同蒙受痛苦的感情联结起来,还不成熟,往往一筹莫展地摇摆于热情与绝望之间;现在则是一支社会主义者的国际大军,它不可阻挡地前进,它的人数、组织、纪律、觉悟程度和胜利信心都与日俱增。既然连这支强大的无产阶级大军也还没有达到目的,既然它还远不能以一次重大的打击取得胜利,而不得不慢慢向前推进,在严酷顽强的斗争中夺取一个一个的阵地,那么这就彻底证明了,在1848年要以一次简单的突然袭击来实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恩格斯:《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1895年3月6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512—513页 

相关内容: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论述(1)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636.html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论述(2)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637.html

【朱云川守正创新成果之四】政治左C、经济右B围绕文化正A而上下(左右)波动,就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政治经济学原理。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