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治国、道心常居的姜子牙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6-22 09:20:10

安邦治国、道心常居的姜子牙

在漫长的历史中,有一幅隽永的古画“子牙垂钓”。画中的主人翁,在中国是位家喻户晓的人物,他“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非为钓锦鳞,只为钓王侯”。民间还传说:“太公在此,百无禁忌”。只要子牙在场,鬼神就不会兴风作浪。

在中国的历史文化中有很多的典故、习俗也都和姜子牙有关。他是神话,也是传说,更以真人实秀留下名垂千古的传奇,他开兵家奇谋先河,又创百家宗师之大成。

回味典籍《六韬》,姜子牙留下的智慧韬略,像是铭刻王鼎之上的例律,透着国之重器的威严。他著作的《乾坤万年歌》,其预言也似打破时空间隔,穿越古今。

姜子牙是上古神农氏的后裔,本姓姜,名尚,字子牙,别号飞熊。由于他的先祖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在舜、禹之际被封于吕,因此从其封姓,所以人们也称他为吕尚、吕望。虽然家世显赫,但到姜子牙时,家道已经中落。

传说中,姜子牙三十二岁时上昆仑山,拜元始天尊为师,在山上修了四十年。由于元始天尊说他根基薄弱,仙道难成,只合享人间富贵。命他在成汤数尽,周室当兴时,辅助明君,完成兴周伐纣,下山封神的大业。

姜子牙负命下山后,只身来到结义兄弟宋异人家中。由于子牙一心修道,不善于世间经营,一出场就为后世演了几出滑稽的剧目。异人为七十二岁的子牙娶亲,又帮他张罗生计。因为子牙年庚不利,他剖竹编篱去卖却是无人问津;卖面又被大风吹成活脱脱的面人;撒网捕鱼,连渔网都捞不回来;坐店卖酒,酷热的暑气把点心蒸馊,把酒蒸成酸味;到朝歌贩卖猪马牛羊,犯了朝歌禁止屠沽的命令,姜子牙所赶的牲畜被官军悉数没收。

回到家里,还得忍受妻子马氏的数落和辱骂。滚滚红尘,肆虐道心,纵然无法顺遂,子牙始终定心忍性,心不离道,终日思慕昆仑。加之天性喜读军事韬略,闲暇研读治国安邦之道,时时不忘修德振武。

天作之合,终遇明君周文王,子牙由此打开心中的鸿图,将奇谋韬略尽献西岐,辅佐圣主明君兴周伐纣的大业。周国从文王的先祖古公亶父起,一直盼望着能得到一位圣人,即武能安邦、文能治国的全才,以辅佐周国实现灭商兴周的夙愿。

所以当文王应聘子牙时,称他为“太公望”,武王执政时,尊称他为“师尚父”。文王命姜子牙为“太师”,是当时西岐三公中的最高长官,既主军,又问政。史载:“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者,太公之谋计居多”,姜子牙在西岐的地位尊贵由此可见。

武王在姜子牙、周公等人的辅佐下,有条不紊的治理国政,并极其隐密的推行伐纣的每一步,等待最佳时机。纣王杀害皇叔比干,囚禁箕子为奴,微子启有恐大难临头,因此抱器出逃,商朝的太师疵、少师强投靠周武王。

在文王推演的需卦中,西伯侯以故事隐喻,如果捕杀巨大的野兽,就需要等待非常好的时机。文王以此卦提醒武王,将来伐纣一定要等到商朝臣民众叛亲离纣王时,才可号令天下诸侯共同讨伐。

武王看到眼下时机,纣王连自己的皇叔都敢剖心虐杀,连自己的同母兄长箕子都敢囚禁,使其削发为奴。纣王的兄长微子屡次劝谏纣王勤修仁德,纣王不听,微子知其灭国将近,于是抱持祭器出走他乡。比干、箕子、微子作为商朝的三位仁者,颇受武王的敬重,天下贤士的仰慕。如今,就连殷末三仁都对纣王无望时,武王认为这就是伐纣的最佳时机。

武王又特别征询姜子牙的意见:“殷大臣或死或逃,纣王是否可伐?”姜子牙说:“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宾殃。”武王一听,师尚父的建议和他一拍即合,于是决意举兵进军。姜子牙为主帅,统领兵车300乘,虎贲(猛士)3000名,甲士4.5万人,联合各国诸侯,以“吊民伐罪”为号召,出兵攻打商都朝歌。

武王决定举兵,出发之前负责占卜的贞士看到卦象并不吉利。姜子牙坚持进军,当大军已经行至汜水牛头山,陡然刮起的狂风刮断了将旗,摧毁了战鼓,当时大风刮的天昏地暗。各国诸侯面露恐惧,有人请求还师归国,再等时机。

姜子牙身着将袍,于狂风之中仰天举剑,大声疾呼:“苍天!今纣无道,刳比干,囚箕子,伐之有何不可?举事而得时,则不看时日而事利,不假卜筮而事吉,枯草朽骨,安可知乎!”讨伐暴虐的纣王,正是为顺承上天之意,下合民之所愿。即时出兵,人间枯草朽骨(指占卜用的蓍草和龟壳)又岂知天道圣意!

姜子牙亲自援袍而鼓,率众过河。武王见状,精神为之一振,于是听从姜子牙继续率军前行。周武王率领大军会合庸、蜀、羌、微、卢、彭、濮等诸侯国的军队于牧野(今河南淇县南),与纣王的17万大军展开殊死一搏的决战。

周军主力仰仗姜子牙的决绝果断,出兵有法摆阵有道,武王在牧野之战大获全胜,为天下除掉了暴虐的纣王。牧野大战,姜子牙作为周武王的军师,在兴周伐纣中,立下赫赫军功,被封为齐国君主。姜子牙来到齐国后,顺其风俗,简化礼仪,开放工商之业,发展渔业盐业优势,因而人民多归附齐国,齐国成为泱泱大国,也为后来的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春秋五霸奠下基础。

姜子牙一生充满传奇,前半生历尽坎坷,后半生助周伐纣,大展韬略建下功勋。姜子牙代替元始天尊封神的传说,更是被后人津津乐道。

姜子牙高居庙堂,身为帝王之师、齐国之君,身随车辇驰骋大周,心却留恋巍巍昆仑。或许,也惟有昆仑才是他能寄情忘我的圣地。

有道是:

云散皓月当空照,水澈明珠现京华。花迎白鹤拂青柳,天池水面翻浪花。

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伴飞霞。闲坐苍龙穿九重,巍巍昆仑是吾家。

(文/皇甫容)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