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3)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6-20 10:14:04

三、“带头走”与“跟着走”

社会主义并不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更不是代替共产主义的灵丹妙药。

不难发现,共产党的政治核心是共产党人。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本质上就是坚持共产主义(共产党人)的核心领导。旗帜鲜明坚持共产主义现实运动,就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长期虚置、收起或放弃共产主义,就是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就是说,社会主义者服从共产主义(共产党人)的领导,共同为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奋斗,就是正确的;反之,社会主义者反对共产主义的领导,抵制或虚置共产主义,一心为社会主义(三民主义)现实利益而奋斗,就是错误的。共产主义是“带头走”(孙悟空),社会主义是跟着走”(唐僧+猪沙白),明白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谁领导谁”至关重要。

历史上,国民党只要社会主义(三民主义)的现实性,拒绝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领导权,就是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路线,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方向。共产党人坚持共产主义的核心领导,也不放弃团结社会主义革命力量(国民党左翼),不做原则性妥协,也不搞关门主义,是中国革命所面临的以弱胜强具体国情所决定的正确选择。由此可见,货真价实的“姓社姓共”才是国共之争的政治本质,而不是道听途说、谬种流传的“姓资姓社”。

坚持社会主义“假革命”的国民党,只要社会主义不要共产主义,一定是修正主义——姿态党、口头革命派。坚持共产主义“真革命”的共产党,只要共产主义不要社会主义,可能是关门主义,但不一定是空想。共产党人夺取并巩固国家政权后,实现共产主义的条件就成熟了。在这个时候,如果迟迟不敢抛弃社会主义思想和制度,不愿进入共产主义思想和制度的新时代,事实上就等同于修正主义。比如,1956年的新中国,不是选择搞共产主义(人民本位),而是搞斯大林模式的科学社会主义(精英本位),就是典型的修正主义——苏修最终亡党亡国模式。[1]

无庸讳言,共产党人革命的目的,就是通过掌权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一步到位”(彻底革命),而不是在掌权后拒绝实现共产主义(半途而废)——坚持知错不改、无的放矢、左摇右摆、停滞徘徊的左中右杂社会主义。任何有利于完成和巩固共产主义“一步到位”的努力成功,都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和义务,是大受欢迎并为之努力奋斗的好事情。几十年来,一些社会主义领导人把触手可及的共产主义从现实运动变成遥不可及的宗教理想,用空想社会主义代替共产主义,坚持左右合流、去党褪红、去共取社的告别革命,都是错误的。可想而知,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要埋头拉车、眼前利益,却不愿抬头看路、拒绝长远利益,不是很荒谬的吗?是注定不会成功的。

正确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必要的,也是十分宝贵的。五七年的“社教”,就是用社会主义去改造资本主义思想,用错误思想去改造邪恶,必然是劳而少功、行之无效的。六三年的学雷锋属于“共教”,就是用共产主义去改造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思想,用正确思想去纠正错误、改造邪恶,是立竿见影、大见成效的。

当然,不明白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理论不彻底、社共混讲是毛主席“共教”无效和“文革”失败的根本原因,也是邓小平改革开放以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现代化为模版,最终引发全盘西化、八九风波的历史原因。具有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更有说服力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教育”这个问题,至今还没有真正解决好。

恩格斯指出,共产主义者是彻底革命派,社会主义者是不彻底革命派——也叫半途而废派、社会庸医和空想家。[2]事实证明,共产主义要彻底“革资本主义的命”——消灭资本主义邪恶思想和制度,就要防止左中右杂社会主义者的干扰破坏,在巩固和完成共产主义事业的革命执政过程中,不得不继续“革社会主义的命”——改造社会主义错误思想和制度。长期以来,不愿、不敢或不能“革社会主义的命”,资本主义就会死灰复燃,复辟在所难免,党和人民的革命事业半途而废、社会主义国家就要亡党亡国。正所谓:“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在《西游记》里,西天取经类似于共产主义,孙悟空一心一意为唐僧服务,就类似于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唐僧代表人民群众、老百姓、杂家、糊涂思想;孙悟空代表一心一意的共产党人、正派;猪沙白(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代表三心二意的社会主义者、左中右派。人民群众(唐僧)是共产党人(孙悟空)所忠诚、所服务的对象——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但人民群众(唐僧)精神还不觉悟,思想糊涂,自我保护和自我革命的本领还很弱小,难以完成西天取经的初心和使命,难以成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由此可见,孙悟空是“带头走”,唐僧和猪沙白都属于“跟着走”。

在共产主义运动中,共产党人(孙悟空)责无旁贷必须带头走,成为合格的“带头大哥”。须知,只有共产党人(孙悟空)带领人民群众(唐僧),才能实现思想解放、精神自由,最终完成共产主义(西天取经)事业。愿意立功赎罪、跟着走的左中右社会主义者(猪沙白),只是共产主义运动的革命群众、有力助手,还不是领导共产主义的核心力量。离开了共产党人(孙悟空)领导和保护,人民群众(唐僧)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就是一块妖魔鬼怪千方百计、最喜欢吃的“唐僧肉”。

事实证明,如果社会主义代替共产主义(共产党人)的核心领导,就类似于唐僧抛弃了孙悟空,以猪沙白为先锋,唐僧信步乱走,一定会遭遇黄袍怪或其他妖魔鬼怪,唐僧变成了大老虎困守笼中,共产主义(西天取经)事业必然寸步难行。

共产主义需要社会主义来发展来巩固,叫共产主义继续革命,类似于孙悟空;社会主义需要共产主义来领导来完成,叫社会主义自我革命,类似于猪沙白。两者正确结合起来,就是改邪归正、一心一意的共产主义孙悟空,带领立功赎罪、三心二意的社会主义猪沙白,共同为人民群众(唐僧)的共产主义(西天取经)事业服务,坚决反对千方百计想吃唐僧肉的妖魔鬼怪——资封修或消极反共的社会主义者。换言之,只有社会主义者(猪沙白+唐僧)不反对共产主义(孙悟空)的领导,且不为资产阶级(妖魔鬼怪)服务,才是我们共产主义者的同路人。

 

[1] 见本书附录《皓月当空:传统社会主义等同于修正主义》,(来源:作者博客2013-04-02)。

[2] 见《共产党宣言》1888、1890年序言。

相关内容: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1)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3.html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2)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4.html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3)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5.html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4)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6.html

【朱云川守正创新成果之四】政治左C、经济右B围绕文化正A而上下(左右)波动,就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政治经济学原理。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