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2)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6-20 10:13:47

二、一步到位与继续革命相结合

有人问:“可以不经过社会主义等低级阶段,一步到位进入共同主义社会吗?”

当然可以。必须坚持共产主义(共产党人)的核心领导,也就是共产主义道德文化占统治地位。具体有两个逻辑路径:一个是从资本主义【经+政】到共产主义【文+经+政】的一步到位,毕其功于一役,难度极大;一个是从资本主义【经+政】到封建主义【文+政】、再到社会主义【文+经】、最后进入共产主义【文+经+政】的继续革命,迂回曲折的道路,容易实现。这里,一步到位以相克为主、政治核心,是革命党的办法;继续革命以相生为主、文化核心,是执政党的办法。二者目标一致、过程不同,有异曲同工之妙。

马克思恩格斯为前一种,属于道义方向;列宁毛泽东为后一种,属于革命实践。那种鼓吹“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是一种割裂理解马恩列毛的错误观点。只革命不执政(托派),难免焦头烂额,难以持久;只执政不革命(修正主义),就会迷失方向,替谁服务?共产党人的唯一正确答案是,始终做一个坚持共产主义核心领导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共产主义革命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更易成功,那里的无产阶级受剥削压迫更深重、力量更强大,殊不知这个国内剥削压迫灾难有可能转移到落后国家、世界其他民族的——比如十九世纪末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冷战结束后美国的美元霸权对世界的统治。他们认为,共产主义革命至少应在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否则弱小的幼稚的孤立的无产阶级政权——类似于巴黎公社起义,就会被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强大的暴力机器所颠覆,这个巨大危险的确存在,但强者不是始终都能战胜真理武装起来、组织团结起来的弱者。这是传统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不足之处。

列宁、毛主席领导的东方革命道路则不然,依靠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真理灌输、组织力量、团结民众、艰苦奋斗,有一分力,发一分光,以弱胜强、积小胜为大胜,突出发达资本主义的重围,迅速建立起独立自主的国家政权。东方革命的成功秘诀在于,始终坚持共产主义新文化的核心领导,通过持之以恒的新文化教育灌输、制度建设和暴力管制,改造资本主义旧文化为共产主义新文化、改造封建主义旧政治为共产主义新政治、改造国家主义旧经济为共产主义新经济。

具体讲,东方革命的共产党人从战胜资本主义现实苦难开始,第一步建立中央集权的军事共产主义【新文化+新政治】——类似于三湾改编,第二步建立民富国强的科学共产主义【新文化+新经济】——建立人民政权,第三步建立人民民主的真实共产主义【新文化+新经济+新政治】——实现太平盛世,简言之,就是坚持用共产主义新文化改造旧思想、改造旧政权、改造旧制度,属于“三步走”战略。这是圣贤大道的运用,特别是中华圣贤贡献出来的中国智慧和道义力量。

不言而喻,“三步走”战略必须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共产党人的一切革命、建设、改革活动,都必须围绕实现共产主义的核心任务来展开。这是列宁建立共产国际的根本原则,也是与共产主义运动生死攸关的正确原则。在思想上,必须首先与左中右杂社会主义实行彻底决裂。包括国家主义(左)、封建主义(中)、资本主义(右)、实用主义(杂),是实现共产主义过程中的四大政治陷阱。就是说,左中右杂的社会主义思想和制度干扰,恰恰是实现“三步走”战略必须避免的政治陷阱与巨大风险。

回顾历史,中共在解放前搞“三三制”联合政府是不得已,在解放后长期搞社会主义是走了弯路。实际上,一步到位具有一定的战略性、前瞻性(不等于空想),道义方向是正确的,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可称为“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继续革命具有十足的现实性、妥协性(不等于正确),现实道路是曲折的,是中国革命的具体国情,可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由此可见,一步到位与继续革命都是正确的,不可割裂、不可偏废。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需要社会主义的辅助建设;避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政治风险,需要共产主义的核心领导。只有把二者正确结合起来,才能避免空想与曲折,多快好省实现人民本位的共产主义。

历史表明,社会主义暴力革命“打天下”相对容易,长期执政“坐天下”并不容易,时间一久就会出现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等官僚主义,难免晕头转向、半途而废,最终复辟资本主义——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差不多都走了回头路。为什么会这样呢?建立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只不过是共产党人“三步走”战略的第一步,实际上也极易陷入社会主义的政治陷阱,出现亡党亡国的巨大危机,恰恰证明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回归)共产主义道路的现实性必要性。

几十年来,我们都在高唱“社会主义好”,为社会主义中国的巨大成就敲锣打鼓、欢欣鼓舞,却不敢直面同样是社会主义给我们的党和国家、人民带来的现实苦难与政治困境。如果社会主义好,为什么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都走了回头路——蜕化变质、亡党亡国,社会主义国家的高官及其家属们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趋之若鹜呢?如果社会主义好,毛主席文革、邓小平改革、习近平深化改革就是多余的,历史无从发生,也成为不必要。其实,与更加正确、强大、幸福、辉煌的共产主义相比,左中右杂的社会主义、发达资本主义现代化都是矮子,眼前一点点成绩又算得了什么呢?

实际上,毛主席十年文革(进一步)、邓小平改革开放(退一步)、习近平深化改革(守正出新),都是要纠正社会主义的历史错误——类似于孙悟空(共产党人)反复纠正唐僧(人民群众)和猪沙白(左中右社会主义者)的糊涂、错误、邪恶、混世的言行。可想而知,如果孙悟空、唐僧、猪沙白都能一心一意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自动自发,三心二意的左中右杂社会主义干扰就没必要,获得思想解放、精神自由的时候——西天取经目的地灵山就到了,共产主义就真正完成和巩固下来了。

相关内容: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1)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3.html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2)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4.html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3)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5.html

朱云川: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4) -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516.html

【朱云川守正创新成果之四】政治左C、经济右B围绕文化正A而上下(左右)波动,就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政治经济学原理。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