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川:我们应该增强文明自信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7-24 10:49:06

我们应该增强文明自信

朱云川著《文明自信简本》结束语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2019年5月15日,习近平同志出席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深化文明交流互鉴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他指出:

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人类社会充满希望。同时,国际形势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人类面临的全球性挑战更加严峻。应对共同挑战、迈向美好未来,既需要经济科技力量,也需要文化文明力量。中华文明是在同其他文明不断交流互鉴中形成的开放体系。我们应该增强文明自信。未来之中国,必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以更有活力的文明成就贡献世界。[1]

苏东剧变之后,困则思变,各国共产主义者都在反思共产主义的实现途径,并提出各种新共产主义的方案来。新共产主义,致力于直接建立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也彻底摒除国家主义阴影。

1996年,国内有识之士指出:

放眼全球,可以说“重建精神家园”也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在中国,“精神家园”的状况尤为复杂,新与旧、中与西混合纠缠,经济生活的嬗变对精神生活的震撼与冲击十分强烈,人们心目中的许多东西褪去了神圣的光环,却还没有找到一套取而代之的令人信服的观念体系。所以“重建精神家园”又是尖锐而迫切地摆在当代中国人面前的时代重任。

马克思毕生寻求人类解放的真理,而人们往往注意其“途径”却忽略其“理想”。在马克思的学说中并没有“人学”空场,马克思是人的自由与解放的真正关怀者。[2]

在一个全球化时代,过去的老办法已经不能奏效了,世界已经被全球化和互联网打开了,而且没有人可以关闭它。政治与经济的迷失,在于以往的所谓左、中、右都走不通了。

一位西方学者悲观地说:“我们所了解的世界是一种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它受到结构性的制约,人们已经不再能驾驭。现代世界体系正在走向终结,进入了一个过渡时期,过渡到某种新的历史时期,但是这个体系尚不被我们认识,而且事先不可能认识。”[3]

据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美国36%的千禧一代支持共产主义,而2018年这一比例为28%。同时,70%的千禧一代回答说,他们将支持社会主义的总统候选人。美国青年人“越来越多地从资本主义转向社会主义,甚至是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可行的选择。”

真正的人都会认同共产主义。陈先达教授说:“摒弃共产主义理想就不是马克思主义。”大卫·哈维教授说:“我们需要关心的是人,而不是资本。我们拥有的一切都要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

2019年8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次闭门会议中演讲说:

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和俄罗斯在不同的领导方式下,这些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印度也在快速崛起为经济大国,同时他也在成为政治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这几个国家对比美国,法国和英国。

我们不说别的,光是他们的政治想象力,都要远比今天的西方人强,他们在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后,开始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哲学和文化”。他们不再迷信西方的政治,而是开始追寻自己的“国家文化”。这和民主不民主无关,印度是民主国家,他也同样在这么做,寻找属于自己的“国家文化”。

当这些新兴国家找到了自己的国家文化,并且开始坚信它时,他们就会逐渐摆脱西方霸权过去灌输给他们的“哲学文化”。……西方霸权的终结,不在于经济衰落,不在于军事衰落,而在于文化衰落。当你的价值观无法再对新兴国家输出时,那就是你衰落的开始。[4]

当然,中国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郑永年的评论文章指出:

现实的情况是,当西方面临巨大的困境时,这些其他政治大国的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仍然对自己的“哲学和文化”毫不自信,仍然以西方文化为旗帜,幻想着自己能够摇身一变,成为西方。结果,这些政治大国面临着“知行不一”的困境,即这些国家的崛起是基于自己的“哲学和文化”,但其民众的“政治想象力”仍然是西方的。“知行不一”无疑是这些政治大国所面临的最大政治挑战之一。[5]

一位大学教师说:“文化战形势严峻,中国人基本上是蒙昧懵圈的。从教育的高层到教育的底层,在教学方式上,中国文化全面失守。大众日常交流方式被邪恶低昧的东西侵占殆尽,中国的传媒几乎全部缴械投降。大片大片的知识分子,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醒悟了,他们的内心深处断了文化的种。”

如何重建中国人民的文化自信、中华民族的文明自信呢?

1940年,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指出:

我们共产党人,多年以来,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而奋斗,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一切这些的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在这个新社会和新国家中,不但有新政治、新经济,而且有新文化。这就是说,我们不但要把一个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中国,变为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的中国,而且要把一个被旧文化统治因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为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中国。一句话,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建立中华民族的新文化,这就是我们在文化领域中的目的。[6]

2004年,中国科学院董光璧先生说:

当代新道家思想,不仅为解决全球性的文化危机提供了一条出路,也为重整中国传统文化提供了一个可取方案。因为当代新道家思想是一个基于文化趋同性的世界主义文化观。

道家思想超越时代的伟大意义在于,它在世界历史上最早发出了关于文化的发展导致人类异化的警告,并提出自然秩序和社会秩序融通的形上理想。由于一批学者对道家超越理想进行科学阐释,使得道家思想在现代科学背景下复活。道家思想的这种复活,不仅壮大了科学人文主义,而且作为两种文化融合的个案,为新轴心时代的文明创造提供典范。[7]

2016年,全国政协委员丁常云“两会提案”讲:

老子《道德经》是中华传统优秀文化,被誉为“东方文化智慧的宝库”,弘扬老子《道德经》文化意义重大而深远。但是,近代以来国人对《道德经》重视和研究显然不够,在传播与弘扬等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

由于中国传统文化过去一直以儒家文化为核心内容,相比之下,对老子《道德经》的关注比较忽略。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社会层面,对老子《道德经》的宣传和重视程度都不高。

同时,社会上对《道德经》还存在一定的偏见。由于道教尊老子为教祖,奉《道德经》为主要经典,与宗教有着密切关系,国人在对宗教缺乏认识的同时,自然就会对《道德经》产生偏见。这些问题的存在,直接影响着老子《道德经》的弘扬,也不利于中华优秀文化的对外传播。[8]

2018年,王银泉教授的“中学西传”文章说:

在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长河中,“西学东渐”和“中学西传”作为双向的东西方文化交流过程,相辅相成,促进了不同文明之间的互鉴互融,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通过“中学西传”活动,中国文化对欧洲社会产生了较为深远的影响。有观点认为,欧洲启蒙运动实际上就是欧洲的思想界借中国文化对自己文化的一次更大规模的改造。

进一步做好“中学西传”的研究,我们还必须有学术批评的视角,必须在多元文化交融互鉴的观照之下,打破西方文化中心主义,因为西方文化中心主义显然存在着“以西方之心度世界之腹”的明显局限。同时还必须认识到,西方对中国文化常会误读、曲解甚至污蔑。对此,中国学者就更有必要坚定文化自信,掌握话语权,以此打破西方的文化霸权。[9]

李泽厚先生说:“我是赞成有中国模式的。中国若能走出一条既不同于过去社会主义,也不同于现在资本主义的新路,会对人类作出贡献。但是这样的‘第三条道路’现在还没有看到,谈模式还为时太早。”[10]“我是要退场的人了,但我希望中国年轻一代学者登场。西方发展到后现代哲学,已经到头了,应该是中国哲学登场的时候了。”[11]

这就是中国哲人对中华民族文明自信的深情呼唤!

 

 

[1] 《习近平出席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载《新华网》,2019年5月15日。

[2] 杨适:《人的解放——重读马克思》,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见前言和封底。

[3] 鲍盛刚:《制度与西方的兴衰——新自由主义及其失败》,载《求是网》,2014年12月3日。

[4] 《法国总统马克龙闭门演讲:西方世界霸权已近终结》,载《思想潮》,2019年10月14日。

[5] 郑永年:《“政治想象力”与中国前途》,载《IPP评论》,2019年11月5日。

[6] 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载《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63页。

[7] 董光璧:《当代新道家——道家超越理想的科学阐释》,载《国学论衡》(第三辑)2004年。

[8] 毛立军:《丁常云:建议将<道德经>纳入高等教育必修课》,载《中国青年网》,2016年3月13日。

[9] 王银泉:《挖掘“中学西传”研究的时代内涵》,载《光明日报》,2018年12月19日。

[10] 《李泽厚:西方真正了解中国还要100年》,载《中青在线-青年参考》,2010年1月6日。

[11] 《李泽厚:“我将退场,但中国哲学该登场了”》,载《中华读书报》,2011年7月13日。

返回《文明自信简本》目录 - 兴国网-中国文化通讯社 http://www.zyc2017.com/?article-id-276.html

用户评论
  • 匿名用户  2020-07-20 21:18:39  说:
    实用理性重视不仅要合理也要合情,不是冷冰冰的理性,还要有人情味,但必需在理的基础上讲情,这样才能走出一条既不是过去的计划经济、也不是美国资本主义的,而是中国自己的路,创造出比传统中国、外国模式更加合情合理的社会。

    以前讲创造就是革命性创造、批判性创造,我讲的转换性创造是一种改良性的创造,不必很急切地破坏、革命,而是逐步地学习和改良来创造出新的东西,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文化上。这正是合情合理的实用理性。只有这样,才能使社会平稳和谐地一步一步往前走,走得越来越好。

    一一李泽厚《儒学是宗教还是哲学?》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