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仁垓:需要从共产主义的理念中找到共识

作者/来源:兴国网   发表时间:2020-08-21 12:17:36

田仁垓:需要从共产主义的理念中找到共识

有人说苏联是社会主义,但是苏联已经垮台二十多年了;有人说朝鲜也是社会主义,但是朝鲜除了那顶帽子,他跟古代中国任何一个封建王朝的模样似乎没有区别;有人号称特色也是社会主义,至于特色是不是社会主义,在这里就不用多做解释,有人掩耳盗铃,有人心中自有明断;还有人说北欧诸国已经实现了社会主义,因而他们那种“高福利”的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总之,关于社会主义的说法千千万,社会主义这一概念已被各方解释得面目全非。加之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的目标与方向,所以为了找到共识,不得不先撇开社会主义,先把共产主义说清楚。

首先,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生产方式,他是有别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更不可能与封建的官僚制生产方式相似。既然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生产方式,那么相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支配生产资料的手段是资本,封建主义生产方式支配生产资料的手段是权力,共产主义生产方式支配生产资料的手段是什么?

答:共产主义是进行“按需生产”与“按需分配”的,而按需生产则是指共产主义支配生产资料的手段是需求者对具体商品的需求,共产主义是通过需求支配生产资料的。生命对具体商品的需求是平等的,只有这样的需求支配了生产资料,才可以构建人人平等的球形结构的社会。金字塔结构的社会是封建社会,椭圆形结构的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球面上的任何两点都是平等的,所以球形结构的社会才是共产主义社会。

其次,共产主义这种生产方式是执行生产资料公有制的,那么怎样才算真正的生产资料公有?

答:生产资料公有制绝不是官僚占有制,也绝不是所谓的民选或者自谓的“代表”占有制。任何社会个体的命运完全由他所具有的生产资料的支配能力决定,所以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含义应该是“任何人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都具有支配任何生产资料的能力和权力”,其中包括对毁灭性的屠杀武器比如原子弹的支配权。

其三,与封建分封制相对应的民主是贵族民主或皇权家天下,与封建官僚制相对应的是封建官僚的民主,与资本主义相对应的是资本的宪政民主,那么共产主义社会相对应的应该是什么样的民主制度呢?

答:共产主义社会的民主制度是大众民主。大众民主,他应该是一种有序的社会政治秩序,而绝不是文革式的革命模式,因为没有人愿意在幸福感强烈的社会里吃饱了撑着,整天文斗或武斗。在大众民主的社会里,比如老百姓需要某方面的社会服务时,他可以像点菜那样方便,随叫随到,就像叫肯德基外卖一样。而且从事社会管理的工作人士,他们在给老百姓服务时,必须拿出五星级饭店的服务员那样的态度,而且拿出这样的态度是天经地义的,绝不会产生什么“伟光正”。

其四,共产主义社会是进行按需分配的社会,那么按需分配该怎么解释?按需分配是脱离了生产劳动与市场经济,进而谁需要什么就可以分配什么吗?

答:按需分配绝不是脱离生产劳动与市场经济的空中楼阁式的画饼,进而有人把按需分配解释为谁需要什么就可以分配什么。封建官僚制度是进行权力分配,即按照权力或头衔或文凭进行等级分配,而资本主义则是按照出资比例在市场上进行按资分配,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则是指市场对劳动力产生的需求在主导着经济的分配模式。按需分配,这是在消灭了封建官权与资本金权的时候,在劳动力供应大于生产力要求时,进行的经济分配模式。比如社会的劳动力供应为100人,而经济生产按照10小时工作制只需要20人即可完成社会生产,此时若在资本主义社会里,那么将会有80人失业,并产生80人的生产过剩;而在共产主义社会里,100人对20个工作岗位产生了需求,这个需求可以调节劳动力与生产力之间的关系,使得原来的10小时工作制变为2小时工作制,也即100人每天只需要工作2小时,即可让社会生产不会产生劳动力过剩与生产过剩(劳动力过剩与生产过剩这是对应的,这是迄今为止未能揭示的经济学的一大秘密)。所以按需分配是一种纯粹的市场分配机制,只不过这样的市场经济已经没有了特色,也没有了资本,而且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是解决资本主义大危机——特别是机器人来临使得更多人失业的时候的唯一经济手段。

最后,共产主义的按需生产与按需分配有多远,他可以实现吗?是谁实现的?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实现的?

答:农耕文明带来了封建主义,工业文明带来了资本主义,那么信息文明必将带来一场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生产方式大革命——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大革命!一种全新的社会生产方式诞生,并非要像马克思所述那样,需要全世界一起实现。任何一种社会上生产方式的出现都是孕育于他之前的社会,封建主义孕育于奴隶社会,资本主义孕育于封建社会,而共产主义必然孕育于资本主义社会之中。

所谓的社会生产方式,就是一套高效的社会生产与社会分配的经济组织和系统,他可以在奴隶制后期表现为农场模式,也可以在封建制后期表现为手工场或学徒经济模式。人们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他比现行的生产方式更能生产财富与价值。

所以,共产主义的实现,未必与信仰他的人有关,他可以是商鞅那样睿智的大改革家为了实现社会效益而进行的选择,也可以是马云这样的大资本家为了获得的更多利益或社会安全而选择的归属。

在信息文明与电子商务已经非常发达的今天,实现共产主义与大众民主,只不过是“支付宝”的经济手段需要再向前迈出一步而已,它也许与那些整日把主义挂在嘴巴上的人,与那些靠申请主义的名义而求生存的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而且当下扛着共产主义旗帜的左派对共产主义的认识非常落后,他们的认识还停留在“中世纪”,他们习惯性的依赖“皇权”,认为权力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唯一希望,所以拼命的保皇救党。殊不知官权与资本一样,都是共产主义需要消灭的对象。从官权2000多年的社会行为的结果来看,官权比资本更邪恶更黑暗更反动。之所以左派习惯性的要去夺权,而不是消灭官权,也许跟这个民族的封建基因太根深蒂固有关吧!

(田仁垓  2014-11-23)

用户评论
  • 匿名用户  2020-08-21 22:34:05  说:
    左派对共产主义的认识非常落后,他们的认识还停留在“中世纪”,他们习惯性的依赖“皇权”,认为权力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唯一希望,所以拼命的保皇救党。殊不知官权与资本一样,都是共产主义需要消灭的对象。从官权2000多年的社会行为的结果来看,官权比资本更邪恶更黑暗更反动。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